义乌幸福湖论坛:问路2017中国应变之道

2017年01月22日 01:0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义乌幸福湖论坛:问路2017中国应变之道
2017义乌幸福湖论坛现场。 何蒋勇 摄

  杭州1月22日电(王逸飞 奚金燕 梅芳燕)当下,世界经济正处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经济全球化进程遭遇“逆风”、新一轮科技革命仍处于酝酿之中、政治不确定性上升进一步增加着世界经济前景的变数。2017年,中国如何应对?

  21日,由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互联网实验室主办的2017义乌幸福湖论坛在浙江义乌举行。会上,来自国内经济、国际关系、互联网等多领域的最富有原创性思想的专家学者,共同聚焦全球格局和秩序的变与不变,探讨了中国的发展应变之路。在他们看来,2017年,中国在适应全球化新阶段、增强文化软实力、紧抓移动互联网机遇方面,都大有“文章”可作。

  全球化思考:内部发展与参与全球治理并举

  全球化,无疑是当下各方普遍关注的话题。

  随着逆全球化、反全球化倾向抬头,对全球化走向感到迷茫的人并不少在。与此同时,中国站在了坚定不移推进经济全球化的立场上,中国领导人也向世界推出了中国方案,彰显着中国智慧。

  于义乌幸福湖论坛而言,在开年之际探讨全球化与中国发展问题,亦是核心内容。如主办方代表、中国新闻社社委会成员、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社长王旻所说:“我们希望各位嘉宾在这个特殊的地方,分享智慧,寻求共识,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自己的智慧。”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金灿荣在会上指出,2016年许多事态发展脱离了原来的常规。这背后,世界经济仍在“病后康复”、尚处下行周期,大国关系问题,恐怖主义威胁进一步加深是主要原因。

  该背景下,中国如何在2017年“稳步前行”?金灿荣说,中国最重要的是干好“自己家的事”,如全面深化改革等。

  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郝叶力补充说,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当下决不能当旁观者,而应做参与者、引领者,努力构建好新型大国关系。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吕本富表示,不论中国还是世界,未来的结果都应是建立人类命运的共同体,而这也是应努力的方向所在。

  互联网时代:把握“中国机会”成关键

  审视全球化进程,互联网的发展无疑是其重要的加速器之一。当世界迎来移动互联时代,中国的更大机遇也随之而来。那么,中国该如何把握“中国机会”?

  汕头大学国际互联网研究院教授吴伯凡在义乌幸福湖论坛上指出,当前已进入“ABC”时代,“ABC”即指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故中国互联网要完成一个转型——从信息的互联网向智能的互联网转化,从消费端的交易型、贸易型互联网向生产型、生产端智能化的互联网转变。

  “如果不能完成这样一个转变,我们的互联网仅仅做一个连接器,把原有的内容进行连接,这是一个留级的状态。”吴伯凡说。

  郝叶力则将目光投向了网络空间治理领域。其表示:“中国要与各国一道共同推动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让网络空间成为促进各国互利共赢的命运共同体。”

  她也指出了完成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所需要的四个关键,即构建共生的价值观、共同的安全观、共治的治理观、共赢的发展观。其认为中国应在这四个方面推动全球形成共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国网络空间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秘书长李欲晓则从风险防范与应对角度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他指出,中国通过互联网实现贸易全球化,需要警惕两点风险:一是个人化,越来越多的人注重信息保护,要采取措施对商品生产、交易、流通过程当中用户的信息进行有效保护;其二是国际化,抓住机遇的同时要警惕法律风险,避免陷入法律纠纷。

  看文化软实力:需多维度提升竞争力

  不止是全球化、互联网,在本届义乌幸福湖论坛上,文化软实如何增强,也是专家关注的重点。在专家看来,中国在此方面需在多维度提升竞争力。

  清华大学国家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熊澄宇认为,当下“一带一路”愿景让中华文化可以传播到世界各地,有利于促进中华文明复建和国家文化软实力提升,但目前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现状还不尽如人意,应在多方面作出更多努力。

  他指出,在文化产业结构上面,要促进“创意设计和相关产业的融合”,“相关产业”包含装备制造业、人居环境、特色农业、体育产业、数字内容;而在产业组织上,需要更加考虑小微企业在整个产业结构当中的位置;在产业发展上,要大力发展“数字创意”产业;在园区、基地建设上,应更多考虑一种功能和分布式的发展,特别要和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融合等。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吕本富则表示,如果说“ABC”时代的转型是关乎中国未来的“硬办法”,那文化产业就是“软办法”,二者结合就能“观天下知未来”。

  在他看来,文化产业是否发达与中国工业4.0的成败也息息相关。“中国发展工业4.0,产品设计是很重要的问题。没有创意和设计的产品生产再多只能产能过剩,打价格战。因此,必须发展文化创意产业。让产品个性化且提高含金量。”吕本富说。(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