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一男子残害旅馆老板 自导自演绑架案被民警识破

2017年01月16日 15:20 来源:齐鲁晚报
分享

  2016年12月29日下午,民警押解崔某指认案发现场。本报记者陶相银摄

  齐鲁晚报记者陶相银

  老太太莫名失踪“绑匪”电话里要钱

  东城路位于威海的中心城区。虽然只是一条四百多米长的小街,因为大量外来务工人员在此等活,夜间此处又是夜市,东城路云集了来自各地的务工者、商贩,也因此有着多家简陋却价格低廉的旅馆。

  75岁的陈女士在东城路经营一家旅馆多年,平日里她都是早上带着午饭去旅馆,中午就在旅馆吃,晚上再回家。但在2016年12月27日晚上,陈女士迟迟没有回家,由于她没有手机,女婿丛先生便到旅馆去找,此时已是21时许。在旅馆的值班室内,丛先生发现陈女士的午饭还摆在桌上没有动,显然她这一下午都没有回来,询问了房客和周边的商户,均没人知道陈女士去了哪里。

  在值班室的座机上,丛先生发现有未接来电,便回拨过去。岂料,这个电话等同于晴天霹雳,一个操东北口音的男子自称要“搞点钱花”,已经绑架了陈女士,且正带着陈女士往青岛赶。电话中,男子让丛先生在一个半小时内筹齐40万元,待他们收到钱后再告知陈女士的下落。

  惊慌多时后,丛先生才缓过神来,赶紧到城里派出所报了警。22时许,这起案件被移交至公安环翠分局刑侦大队。绑架案中,首先要确认人质是否安全。在民警的授意下,丛先生不断拨打绑匪的电话,但电话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直到23时许,电话终于拨通,但绑匪拒绝让丛先生与陈女士通话,并且很淡然地说“很晚了,明天再说”,之后电话再次关机。

  这一夜,数十名民警围绕陈女士的社会关系、旅馆内十几名住客的排查工作全面展开。

  绑匪指定人送赎金引起警方怀疑

  绑匪的电话再次拨通是在12月28日的7时许。这次,绑匪主动打来电话,让丛先生把40万元的现金送到荣成市石岛管理区邢家村。绑匪依旧拒绝让陈女士说话,理由是陈女士“吃了麻醉药,还在迷糊中”。此时,办案民警已经感到一丝不祥,让丛先生继续与绑匪周旋,尽量获取更多的信息。

  从28日7时到9时,丛先生与绑匪来来去去的几次通话中,绑匪一再提出要求。最后绑匪所提的条件已经“升级”得越来越具体:从旅馆内找那个“戴眼镜的人将赎金送去就行”。丛先生于是找到那个戴眼镜的人,那人自称在石岛打工多年,但丛先生央求他帮忙时,该男子起初以有事为由推脱,之后又半推半就地答应“帮忙跑一趟”。

  绑匪如何知晓旅馆内有个“戴眼镜的人”?那这个“戴眼镜的人”是否绑匪的同伙?警方迅速围绕他展开调查。

  经查,“戴眼镜的人”为3号房的房客,姓崔,45岁,来自黑龙江省望奎县,曾因犯放火罪被望奎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民警断定崔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干船员欠下债务为骗钱财杀人

  12月28日11时许,警方查看了旅馆周边所有的监控最终断定———陈女士从未离开过旅馆。民警随即在旅馆内展开地毯式排查,最终在3号房内发现了些许血迹,最后在3号房的床板下,陈女士的尸体被发现。警方随后将崔某抓捕。

  审讯从中午持续到了晚上,直到20时许,崔某最终如实供述了谋划杀害陈女士并勒索赎金的犯罪事实。

  崔某交代,他近年来在渔船上干船员,因为一笔三角债务,欠了十几万元,为了躲债,他于25日来到威海,因为之前曾在陈女士的旅馆内住宿过,这次他又来到这里投宿,杀人计划也由此实施。27日中午,崔某外出吃饭,喝了半斤白酒,14时40分许,他以“床板塌了”为由让陈女士来到他入住的3号房内,当陈女士俯身查看床板时,崔某抡起事先准备好的镐把击打陈女士后脑部。打昏陈女士后,崔某把陈女士塞进了床板下的空格内,但见陈女士尚有呼吸,他掏出随身携带的折叠刀割向陈女士的颈部……当晚,崔某终于接到丛先生的来电,便索要“40万元赎金”。次日,见丛先生在旅馆内来回奔走,他担心自己收不到钱,便想出了“让他找我去送钱,我在半路上带钱逃跑”的主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