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否认大股东挪用30亿元 确认高管葛坤失联

辉山乳业否认大股东挪用30亿元 确认高管葛坤失联

2017年03月29日 03:38 来源:新京报
 

3月26日,辉山乳业工厂大门口。 新京报记者 朱星 摄

  3月28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针对近日多个市场传闻进行回应,这也是自辉山乳业紧急停牌以来的首次公开回应。

  3月24日,辉山乳业港股最低交易价格为每股0.25港元,收于0.42港元/股,较之前一交易日跌幅达85%。去年12月,沽空机构浑水两发报告,称辉山乳业价值近乎于零,以“苜蓿草全部自供”来夸大利润,控股股东可能偷漏上市公司至少1.5亿元资产,涉及将一家附属公司向其所控制的未披露关联方转移。

  自此有关辉山的传言四起,包括股东挪用30亿元,制造假单据等。对此辉山在公告中分别作出回应,否认制作大量造假单据一事,否认控股股东杨凯挪用集团30亿元人民币,用于投资房地产一事,并在公告中证实了葛坤失联的传言。新京报记者 张帆

  确认葛坤失联

  针对网上流传的挪用30亿元做房地产以及制造假单据的市场谣言,辉山昨日公告称,本公司断然否认曾批准制作任何造假单据,并不认为有挪用的情况。杨先生断然否认所有以上说法。

  同时,关于一致行动人葛坤失联的传言,辉山乳业在公告中也做了回应。

  公告称,葛坤主要负责集团的销售及品牌建立,人力资源及管治事务。在2016年12月的浑水报告之后,葛坤于上述工作的压力变大。自2017年3月21日杨凯收到一封葛坤的信件,其中指出其最近的工作压力对她的健康造成伤害,她会休假,希望现阶段别联系她,之后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系葛坤。

  公司继续向银行寻求帮助

  辉山方面还就债务传言进行了回应,称3月21日,辉山出现了对多个银行的延迟还款现象,由于辉山存在大量的银行贷款需要每年续贷,杨凯随即向辽宁省政府请求协助。3月23日,辉山与23家银行债权人召开会议,以讨论本公司今年的计划并寻求本公司银行债权人的保证,保证其贷款将按正常方式续贷。

  根据公告,辽宁省政府建议本公司考虑采取措施,使得逾期的利息可于两周内支付,且本集团的流动性情况可于四周内改善。新京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辽宁省有关部门在本次会议上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而辉山乳业让出部分股权以获得足够资金,来恢复偿息能力、解决流动性问题。

  针对辉山控股股东的质押股份已成为保证金通知和出售主体一事,辉山方面回应称,杨凯通过冠丰持有主要控股权,正与股票经纪商核实确认冠丰持股情况。他认为平安不似是出售本公司股份的源头。

  此外,辉山乳业还在公告中称由于最近股价大幅下跌和近期的媒体报道,不能保证银行的意见能够维持不变,但面对严峻的挑战,公司仍将继续向银行寻求支持。

  ■ 接盘

  业内人士:短期内难被接盘

  短短一天内,关于辉山乳业的“白衣骑士”剧情遭遇反转。28日下午,荷兰菲仕兰公司出面否认“有意”收购辉山的消息。同日早些时候,已与辉山达成合作的菲仕兰公司被盛传可能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为辉山“救场”。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荷兰皇家菲仕兰公司斥资7亿元人民币和辉山乳业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本土生产、推广和销售婴幼儿配方奶粉,双方各自持有该合资公司50%的股份。去年双方的第一个合资品牌产品子母奶粉已经上市。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不管双方是否达成收购意向,这个已经投资合作的品牌短期内不会受到影响。

  资深乳业观察人士、上海睿农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侯军伟认为,短时间内,外界关于其他乳企“有意接盘”辉山的消息,或将仅仅停留在传闻的层面。“包括菲仕兰,也包括有猜测说的伊利、蒙牛等。”

  侯军伟认为,首先涉及辉山这么大规模的资产收购,一定是需要长期决策和计划的事情,不大可能这么快作出决定。尤其是辉山目前面临棘手的债务问题,“具体的债务情况是怎么样的,会不会对市场产生更大的影响,很多问题现在还都不明朗。”这些问题妥善解决前,难有企业“贸然出手”。

  此外,侯军伟认为,就辉山的现状来说,大股东目前大量股权质押也会成为收购的现实障碍。

  也有人认为,尽管近期辉山财务问题引发负面舆论,但辉山乳业在行业内的优良资质和营利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因此即使收购的现实条件尚未成熟,也不影响众多有实力的乳企对辉山这块优良资产保持“关注”,以待时机成熟时介入。

  辉山乳业业绩数据显示,2016年辉山乳业收入为45亿元,净利润6.6亿元。侯军伟称,在国内乳企中,这一水平大约能够排名前十。(张泉薇)

  ■ 融资

  辉山在大连金交所融资超3亿

  3月24日,辉山乳业港股暴跌85%,将众多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卷入此次危机。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部分地方金交所、P2P平台的身影也开始浮现。

  记者发现,去年9月以来,辉山乳业开始密集在大连金交所进行定向融资。其中,定向融资计划1号、2号、3号在2016年9月29日开始募集,10月8日结束,募集资金规模分别为1000万、1000万和2000万元,发行方为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

  而最近一期106号则是在2016年12月11日,募集规模为331万。由此可见,辉山乳业在2016年10月8日至12月11日密集发布106号融资计划。如果按照每期融资300万元计算,那么,辉山乳业通过大连金交所融资至少超过3亿元。

  记者在大连金交所首页看到辉山乳业定向融资计划被转让,通过检索发现,截至记者发稿时,共193个定向融资计划被转让,金额从1万元到241万元不等。其中,最大的一笔转让为辉山乳业定向融资计划57号,其委托金额241万元,起购金额50万元,剩余期限580天,受让后参考收益率8.92%。

  据记者统计,大连金交所首页挂出转让的定向融资计划有辉山乳业定向融资计划57号、56号、2号、1号、75号等计划,合计转让金额数千万元。至于辉山具体发行数量,记者在大连金交所暂查不到相关产品信息。但从产品编号看,产品编号最小为1号,最大为108号,这意味着辉山乳业可能在大连金交所发行了108期融资项目。

  另外,在昨日的成交信息栏,记者看到辉山乳业定向融资计划33号、57号,成交用时1-6小时不等,金额从1万-5万元不等,转让利率为0。而其他转让资产标的的成交转让利率则为3%至6.7%之间。

  3月28日,记者就此事向大连金交所求证,相关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待核实后相关工作人员会与记者接洽。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大连金交所并未与记者联系。广州金交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暂时没有进一步消息对外披露。(金彧)

  ■ 人物

  葛坤并非杨凯的妻子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杨凯、葛坤为夫妻关系。对此,28日,新京报从两处独立的信源获悉,现已失联的葛坤并不是杨凯的妻子,杨凯的妻子另有其人,名字为张健美。

  在最初的招股书及最近的2015/2016财年报告中,葛坤被描述为杨凯的一致行动人,未见关于二者夫妇关系的描述。在董事会成员地址的登记一项中,前述二人的登记地址分属沈阳市的不同区。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2015/2016年的财报中出现了“杨凯先生及其配偶”的描述。

  该财年报告称,2015年11月30日,上市公司辉山乳业的全资子公司辽宁辉山与福大牛业签订协议,向其出售饲料。根据公告,杨凯及其配偶通过沈阳华宝投资间接控股福大牛业约66.7%的股份。多项证据指明,这位神秘的配偶并不是葛坤,而是一位名叫张健美的女士。

  新京报记者查询工商资料获悉,沈阳华宝投资的股东为杨凯与张健美,其中杨凯持股90%,认缴2700万元。

  辽宁福大牛业有限公司已经更名为辽宁牧合家牛业科技有限公司,如今的股东为牧合家畜牧科技有限公司。

  根据2015年财报的股权变更信息,2015年11月30日之前,该公司的股东共计6名,最新的股东及出资信息发生在2015年9月,一共认缴了4.1亿元注册资金,其中沈阳华宝分两次认缴了2.67亿元,占比约为65.12%。这一数字接近公告中所披露的66.7%。

  同时,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在2015年8月24日发生过股权变更,变更后股东由三方组成,其中沈阳华宝的持股比例刚好为66.7%。这与辉山乳业财报中的相关数据描述刚好吻合。

  鉴于沈阳华宝的股东构成及对应时间内持有福大牛业的股权比例与公告内容一致,杨凯的妻子为张健美,而并非此前媒体广泛报道的葛坤。(张帆 朱星)

 


辉山乳业否认大股东挪用30亿元 确认高管葛坤失联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