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韩剧爆款法则:都是套路 胜在制作

2016年12月08日 09:01 来源:新京报
分享

  【韩剧大观】

  写出《继承者们》《太阳的后裔》等爆款剧的韩国编剧金恩淑,虽然有“重组数据”的套路,但一个优秀编剧的大脑内存比所谓“写作软件”更厉害的地方,在于核心的价值取向和艺术加工,所以当我们看到《鬼怪》重复了无数影视剧的老梗时,并不觉得讨厌。

  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韩国tvN又放大招——《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以下简称《鬼怪》)第一集就打破了《请回答1988》的收视纪录,登上tvN金土剧(周五、周六播)历年收视榜首。

  简单来说,该剧是“以东方传说为主题,讲述了需要通过找到‘鬼怪新娘’来结束不朽生命的鬼怪,与一位‘本应死去’的少女相爱的故事”。近年来的爆款韩剧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基本都拒绝了“车祸癌症治不好”的老“韩剧三宝”,不再以“卖惨”为噱头,各种新鲜的设定让习惯了国产雷剧的中国观众也觉得过瘾。但是,《鬼怪》的剧情设定虽然看上去玄乎,其实也满满是屡见不鲜的老梗啊!

  作为刷了几遍《琅琊榜》的迷妹,看了第一集就心里一震,这个大将军金信(即孔刘饰演的“鬼怪”),不就是韩国版的林燮(即林殊之父)吗!战功累累却遭君王猜疑,最后落得“叛国”罪名惨死。只不过《琅琊榜》里把林燮带领的赤焰军惨遭屠杀的逻辑梳理得较为具体,《鬼怪》中,这条线索只作为起因,所以并没有具体展开。

  而金信的那把剑,由于沾染了太多鲜血和仇恨,在插入他心脏的那一刻,也成为了他的封印,使他拥有了无尽的生命,也带给他无尽折磨。“封印”这个梗,是不是更常见?从美少女战士到百变小樱,日本动漫是90后对于“封印”一词概念的启蒙。在《哈利·波特》里,哈利那道承担了许多线索功能的闪电型伤疤,其实也是一种“封印”。

  镜头一晃又来到了现代社会。这种古代和现代穿插的叙事方式在近几年的韩剧中也经常出现,2013年年底《来自星星的你》就是一个典型。两部剧相似的地方就在于男主都非自然人类,在人世存活了漫长的岁月,于是也见证了历史的变迁和人类社会的演进。这也为接下来的情节埋下了许多顺理成章又十分有趣的梗。

  比如,活了几百年的鬼怪会很有钱。同样,虽然比鬼怪少活了500年,但《星你》的都教授也富可敌国,住在典雅的房子里,优雅地吃着牛排。《暮光之城》里善良的吸血鬼爱德华一家,在努力融入人类群体的过程中,同样积累了大量财富。这些不死不灭的男主们,动辄就收藏了拿到博物馆随便就可以成为镇馆之宝的古董们——比如都敏俊收藏的名家手稿、女主发钗;地狱使者和鬼怪置气,随手打碎的就是路易十四时期的杯子。

  活得足够久的男主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提高自己的文化艺术修养。比如都敏俊一直孜孜不倦地学习各种人类文化,医学和法律知识不在话下,认识千颂伊时又成了年轻有为的人类学教授。鬼怪也从未降低对自己的要求,虽然不再舞枪弄剑,但热衷学习音乐、绘画,为了保持良好形象等待恩卓(金高银饰演的女主)“召唤”,费尽心思挑选体现自己艺术涵养的唱片和画作,遭到了地狱使者(李东旭饰)嘲讽。

  而地狱使者这个人设也实在不新鲜。我国古代就有“黑白无常”,在影视剧中改编得稍微变得温情一些的——例如日本电影《死神的精度》,金城武扮演一个心软的死神,工作时,他总是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而《鬼怪》里的地狱使者,则是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

  地狱使者有一个收集死者灵魂的大柜子,其实和《大鱼海棠》的设定如出一辙。可见许多梗都不是原创。

  据说,现在的网文可以用“写作软件”这类大数据处理系统自动编写,而韩国编剧金恩淑虽然也有“重组数据”的套路,但相较我国网络文学的质量,她简直就是一座比“写作软件”更高级的大数据处理系统。可见,套路并不是扼杀一部好剧绝对的杀手锏,一个优秀编剧的大脑内存比所谓“写作软件”更厉害的地方在于核心的价值取向和艺术加工,所以当我们看到《鬼怪》重复了无数影视剧的老梗时,并不觉得讨厌。不仅仅是因为在重组的“数据”(即情节)之后,是一个全新的剧情,还有制作上的颇费工夫的微小细节、选择不完全为走流量的合适演员,也许韩国相对成熟的影视剧制作机制和产业结构也是关键所在。

  所以,当我们对邻国不断涌现的“爆款剧”、“走心剧”刷着好评时,也得多问一句,下一部《琅琊榜》,要等到什么时候?□团子(媒体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