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在实习与学业中 还没毕业凭什么成“整劳力”?

2017年03月24日 05:1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

  张淇觉得难以置信,自己的硕士毕业论文几乎是在5天内写完的。

  去年12月底,在一所“985工程”高校读研究生二年级的张淇收到多家单位抛来的橄榄枝。反复向家人和师友征询意见后,她同一家国企签订了三方协议。她觉得如释重负,兵荒马乱的求职季终于告一段落,可以踏踏实实做毕业论文,享受在校园里最后的几个月时光。

  然而张淇不曾想到的是,上岗时间比预期提前了半年。

  三方协议签过没多久,她便接到了公司通知“上班”的电话。因为返乡过春节的机票已订好,她被允许年后再来报道。从正月初七开始,她又先后被催促4次。

  “没有什么适应期和学习期,报到当天就给我配了电脑,安排了任务,晚上7点多下班的。”张淇回忆。

  她认为,从那天开始,自己的职场生涯就开始了。

  每天5点40分起床,6点半出门,6点45分之前上地铁,7点50分到公司,张淇把自己早晨的时间做了周密规划。她同所有正式员工一样,写PPT,整理公函和材料,拜访客户,负责部门的微信公众号运营……

  “我是新员工,定位不是实习生。”张淇说,“也没有人把我当成实习生,一请假,领导就会和你提年终奖的事。”从2月开始,她每月拿800元的补贴。但考虑到自己将要入职,周围的人是自己同事和领导,她不敢问太多,怕留下不好的印象。

  最忙的是上个月的一个周五。张淇清楚地记得,那天她请假回学校参加一项考试。刚出考场,便接到修改PPT和一些其他材料的通知。一直忙到凌晨两点多,第二天虽然是周六,但仍要5点起床,赶去单位开另一个会。她最担心自己的论文,“学院规定的论文初稿提交日期早就过了,而我的论文刚写到文献综述。”

  每天在工作间隙抽空写论文成了这个应届毕业生的常态。她提出想请几天“论文假”的想法,因为自己实在太焦灼了。“没批,领导说你可以去网上买一篇啊,我都招新人了,就不可能再去找实习生或者其他人来做这些工作。”

  据她介绍,要求到岗工作的现象因部门不同而情况各异,同一集团里签了三方协议的其他应届生都没来上班。“这完全看部门情况和领导的个性吧。”

  和张淇的经历类似,今年签约一家地产公司的申深表示自己“也很痛苦”。

  在申深看来,岗前实习更像是不成文的规定,从去年11月签订三方协议后,他就每天到岗上班。“大年初二到初八一直在家里写论文,上班后有3个完整的周末也在写,每天下班回去再改改。”申深算了算,自己真正动笔写论文的时间也就10天左右,但他强调,“前期一直在搜集和整理资料”。

  申深坦承,非常喜欢自己的工作,也喜欢自己的单位,自己是从实习阶段一路走过来的,但毕业季和工作的矛盾仍困扰着他,“要求实习没问题,但是应该给我们一定的时间可以自由安排。或是说,让我们知道哪些时间是可以不用来实习的。”

  他觉得在整个求职季,毕业生们都是弱势群体。担心找不到工作,担心单位过分介意自己“请假旷工”。申深提到,同班同学中有人签约网游公司,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是家常便饭。而在自己的单位,同批入职的很多应届生都来岗前实习了,这种情况下就更不好意思请假了。“人总是有羞耻心的吧,现在都是按小时请假。”申深说。但好在单位给出了相对丰厚的补贴,接近正式员工薪酬的一半。

  “实习”“工作”“提前上岗”……同为应届毕业生的彭帅觉得“这段时间说不明白”。“负责人是说希望你有时间来接触一下工作,如果学校实在忙就实习一段时间,但至少得有一个月时间在岗位上。”彭帅说。

  在签订三方协议之前,他经历了面谈、政审、实习等环节,但签约后,他被要求来工作。彭帅详细询问过这段时间是否可以顶试用期。得到的回复是否定的,即与试用期无关。单位为他们分配了工位,并给出解释,因为公司部门调整,人手不足,所以不算实习,“应该是提前上手工作”。

  去年11月签约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杨凯在这个问题上显得轻松许多。他介绍,公司鼓励提前实习接触工作,但并不强制。在与公司人力部门沟通后,他决定把实习时间放在春节之后。这样就把从去年12月到今年2月的时间空出来专门写论文。

  “昨天刚把写完的初稿发给导师,这两天准备去实习。”杨凯也坦言,自己认识的几个签约的同学已经入职实习了,所以也有压力,提交完论文就去办入职实习手续了。

  杨凯也考虑过边实习边写论文,但他认为“上班后白天已经把精力耗完了,晚上其实很难沉下心来了”。他花费大量时间看文献,查阅了大量英文和法文资料,最终列出的有效参考文献有70多条。

  “我觉得花点时间写论文倒不是最后一定做出多大科研成果,但因为写论文看了很多书和资料是很受用的。”杨凯说。

  已经在岗位上工作近一年的陈莎回忆,单位要求签了三方协议就必须来上班,一直到毕业。“没有补贴,食宿交通都是自己承担。”陈莎笑着说,“我也请了几天‘论文假’,以‘不回学校不能毕业’为理由。” 陈莎坦言,羡慕周围那些考上公务员或是去银行总行的同学们,可以理直气壮拿到毕业证、签完劳动合同再上班。

  而张淇似乎没有如此幸运。今年的高校毕业生将高达765万人,她说自己非常珍惜这份工作,并小心翼翼地表达着自己简单的愿望:“我希望我能像正常毕业生一样,有时间好好写论文,有时间和同学一起毕业。”

  今年两会期间,有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建议正式出台大学生实习工作条例”。张淇把这条建议转发到班级群里。根据该建议,要建立健全大学生实习权益保障法规,明确大学生实习期间的法律身份,尤其是将顶岗实习生与实习单位之间的关系作为特殊劳动关系纳入《劳动法》调整范围。

  在她看来,这些建议,击中了自己现在的“痛点”。

  (你的实习经历,欢迎写信给中国青年报“青年之声”邮箱voice@cyol.com)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马宇平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3月24日 08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