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万余元公积金消失后“剧情”反转 报案人报假案

2017年01月17日 06:33 来源:成都商报
分享

  6万余元公积金消失后“剧情”反转

  “演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控制不了局势”

  他曾请来媒体“维权”并报案,警方跟进调查,发现竟是报案人“报假案”

  很多市民可能对这件事情还有印象:几个月前,一个名叫游锐的职工以公积金“被人冒领”为由,联系媒体进行所谓“维权”,他称自己和妻子共计6万余元的公积金从账户上“莫名失踪”。成都电视台“今晚800”栏目以《谁动了我的公积金》为题进行“曝光”后,网络媒体“澎湃新闻”又继续跟进。

  因为公积金的特殊性和关注度,这起事件不管是在网络上还是现实生活中,均引起非常大的反响,不少市民对这起事关个人公积金安全的事件议论纷纷,成都青羊刑警大队对此也展开调查。

  这件事究竟后续如何?游锐的公积金究竟去了哪儿?这一连串的疑问,现在,已经有了答案。

  成都商报记者日前从成都青羊警方了解到,经警方缜密细致调查,目前已出现戏剧性“逆转”:最终查明这是一起典型的报案人“报假案”,游锐之前口口声声所说“不翼而飞”的公积金,实际上均由其本人背着妻子私下提取并挥霍一空。

  在他一手导演的这场戏中,包括媒体、公积金中心工作人员甚至其妻子,不少人被他戏弄一通,“演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控制不了局势。”接下来,他也将面临相关法律的处罚。

  再上电视

  上次是“维权”,这次是道歉

  成都市青羊区西御河派出所,与成都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中心”)所在的成都房产大厦仅一街之隔。

  1月13日上午,游锐再次被传唤到所上配合调查。这次他面对的不仅是办案民警,还有两个老熟人——成都电视台“今晚800”的记者,他们要对游锐这起事件重新进行采访报道。

  上次是“维权”,这次却是“道歉”,“我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公积金中心的形象,也严重欺骗了社会公众。”再次面对镜头的游锐,头上多了一顶鸭舌帽。跟上次随电视记者“暗访”中心时的“理直气壮”相比,他的声调明显降低很多。电视台记者因为不便收音,最后不得不把话筒摘下来,别在他衣领处。

  “有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最终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成都商报记者问,游锐很狼狈,说:“我想的是,这个事情怎么查得出来嘛。”

  典型报假案

  亲手导演这场戏,警方介入查明真相

  游锐确实把这件事想得太简单。在去年找媒体前,他多次找过中心的麻烦——当时他正处于焦头烂额之际,他妻子陆某去年6月就发现两人账户上的61000元不翼而飞。

  根据中心记录,实际上两笔钱早在2012年12月就被提取完毕。这对普通职工家庭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陆某曾先后4次找中心查询公积金的提取情况。办案民警回忆,因为这笔钱“掉了”,陆某曾经在派出所哭得很伤心。

  从去年7月30日开始,曾是妻子怀疑对象之一的游锐,进行了一系列投诉:他先是给市长公开电话打电话,然后在去年8月5日、8月25日、8月30日先后多次带电视记者去中心暗访,最终节目在去年8月29日播出,还引来澎湃新闻的报道。

  “那段时间,我感觉完全控制不到局势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游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时电视上的他看起来理直气壮,实际心里发“虚”。而不可控的结果是,警方也开始介入调查。

  去年9月8日,中心人员带上游锐夫妻,到西御河派出所报案,青羊警方高度重视。然而,调查很快水落石出:这一切都是游锐一手策划的,是一起典型的报案人“报假案”。

  妻子很崩溃

  “莫名其妙被最亲的人欺骗”

  1月13日的采访一直持续到中午。一同要受访的还有妻子陆某,她也有话要说,不过两人并未同时出现。在确定妻子快到派出所后,游锐选择离开,避免面对这种难堪的局面。

  陆某出现时,余怒未消。“我觉得挺愤怒的,等于是莫名其妙就被自己人给骗了,心情很痛苦,特别是被自己最亲的人所欺骗。”这次她没上镜,背对镜头。

  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的声音里夹杂着羞愧和愤怒,“他一直不敢给我说实话,还是警察给我打电话说的。”她向记者坦承,其实自己暗地里也怀疑过丈夫,“但他打死都不承认,还各种赌咒发誓。”

  陆某后来开始怀疑丈夫身边的朋友,一个个分析,哪些人跟他走得比较近,有时候也套他的话,“但他的演技很好,一口咬定说不是自己,找媒体、报警都无所谓,一副与他自己无关的样子。”

  直到民警查出实情,陆某说自己当时都崩溃了,“当天晚上把他乱骂了一通。”未来是否原谅丈夫?陆某说:“暂时不会,看以后吧……也许我想通了,会慢慢原谅他。”

  办案民警揭秘:

  转账记录成突破口

  “贼喊捉贼”终被捉

  1月13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采访了青羊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了解整个案件的始末。

  “最开始游锐夫妇来报案时,我们一度相信是真的。”办案民警介绍。不过,警方在梳理游锐夫妻公积金支取明细、联名卡流水账单、转账对象等相关材料时却发现诸多疑点:游锐声称公积金被莫名到账,又莫名消失,但中心通过向银行查询发现,两人的联名卡各自都有不同时间频繁转账和提现的操作。同时,警方还查到游锐的联名卡于2013年10月8日在某分理处办理过一笔200元的存款,且有游锐本人签字回单,“这说明至少在游本人声称的到账公积金被他人提取之后的十个月时间内,联名卡依然在他本人手中。”而游锐在联名卡“遗失”、资金被划走后的3年多时间内,没有进行联名卡的挂失处理,也未及时报案。

  警方发现,两张银行卡都有很多往来账户和关系人,这些对端账户的主人不是游锐的朋友就是他同事,这些转出去的钱,很多是为还“赌债”。在大量事实证据面前,游锐承认了自己提取公积金的事实。

  独家对话

  “导演”游锐:不该报假案,严重影响公积金中心形象

  记者:你瞒着妻子提取公积金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不如实告诉妻子?

  游锐:主要是自己消费,平常喜欢打点麻将。取的时候就瞒着她,过后就更不好说了,怕她跟我闹,只有骗她。她也怀疑过我,我说了不是自己做的,她也没证据,只好说是不见了。

  记者:为什么你还要去找媒体和警察,有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最终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游锐:主要还是想掩盖这件事。我想的是,这件事过了这么久,怎么查得出来?我之前去银行查过,根本查不到交易记录。我想时间久了,警察肯定也查不到。当时之所以来闹,主要就是抓到这一点,我把赌注都押在这上面了,当时不懂这些。

  记者:你报案后,有没有想过报假案的后果?

  游锐:没有。平时这方面的法律知识少,关注得少,考虑不到这些。谁知道20天后警官就给我打电话,我当时一点准备都没有。我一去,他们把我在哪取的钱,给了谁,做了什么都说了出来,抵赖都不起作用了,都是事实。哎,怪自己。

  记者:你老婆当初跟你一起来闹,现在你对她怎么解释?以后家庭关系怎么维持?

  游锐:我现在就是有点担心离婚。娃娃才12岁,还不知道这个情况,现在工资我都交给她管了。

  记者:很多人都被你愚弄了,你的这场闹剧也给社会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你该怎么道歉?

  游锐:我心里特别后悔。自己的错,错了后又错上加错,对大家感到很抱歉,不该报假案。我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公积金中心的形象,也严重欺骗了社会公众,希望能求得大家的谅解。

  成都商报记者 辜波 摄影记者 陶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