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多地频发非法捕鸟案件 野鸟地下交易猖獗

浙江多地频发非法捕鸟案件 野鸟地下交易猖獗

2016年12月06日 13:57 来源:央广网
 

  浙江多地频发非法捕鸟案件 野鸟地下交易猖獗

  央广网杭州12月6日消息(浙江台记者李振阳)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明确禁止违法猎捕野生动物,其处罚力度空前。几乎一年前,河南某在校大学生,伙同他人非法抓捕并贩卖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燕隼,结果被判处10年6个月有期徒刑,当时一度引发网上热议。

  惩罚是严厉的,教训是深刻的,然而并没有挡住某些利欲熏心的人。现在又到鸟儿迁徙时节,在浙江省多个地区,频频发生非法捕鸟案件,野鸟地下交易更是猖獗。

  近日有网友发现,在淘宝网上有人公开售卖画眉等野生鸟类。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以收容救护为名买卖野生动物及制品,将被没收违法所得,并处野生动物及制品价值二倍以上十倍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记者就此事向阿里巴巴方面求证,阿里巴巴公关部刘女士表示,他们是禁止卖家在线上出售野生动物。“对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名录之内的,所有野生动物,我们平台明令禁售。主要含有‘野生’关键词的产品系统会自动排查掉。”

  在浙江省,鸟类的商业利用必须事先获得林业部门审批,但是浙江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总站副站长周晓丽说,因为目前还没有人工繁育画眉鸟的成功技术,所以现在看到的画眉鸟都是野生的,而野生画眉鸟的商业性利用,不可能获得林业部门许可。“经营者也知道是野生鸟类,不可能审批出合法证件,肯定违法。”

  可记者搜索关键词“画眉鸟”发现,仍然有卖家在网上贴出画眉鸟图片。规避“野生”等敏感词后,交易依然可以堂而皇之地进行,价格从100以下到上千元不等。一名外地卖家说,浙江买家很多,有相当一部分是做批发生意的人。“要是量大就提前预定。浙江这边买鸟的很多。我一般都是接触鸟店。”

  记者调查发现,在杭州最大的花、鸟、宠物集散地之一——吴山花鸟城,野生鸟类的交易并没有因为禁令而销声匿迹。一名姓周商户说,她做了七、八年生意,什么价位的画眉鸟都有。“有八百多、六百多、三百多,也有一两百的,一两百的叫不叫不负责。”

  这种“地下市场”交易,在杭州几个规模较大的花鸟集散市场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为了躲避监管,活体鸟不会被放在市场里,买卖双方通过照片或视频交易,约定之后卖家再到仓库去取。记者提出要亲眼看看鸟,遭到了拒绝。“我拍个视频,实物不能看。这里不让放,你要我到仓库去拿。”

  除了画眉,麻雀、斑鸠、和野鸭等野生鸟类都难逃被鸟贩子买卖的命运。而所谓“稳定货源”,就是山区里大量捕鸟人。

  捕鸟人和鸟贩子利益勾连的背后,是市场的巨大需求。一名鸟贩子告诉记者,据他观察,他的客户里面,玩鸟和放生各占四成,吃鸟占二成。杭州吴山花鸟城一名周姓商户表示,观赏鸟利润最高,很多人购买画眉鸟就是为了听叫声。“画眉鸟叫起来有两种声音,有一种声音。有的怕仰头,叫都没叫,翻来覆去翻跟头。”

  食用鸟类,也是浙江省内一些地方的风俗。在浙江一些山区,流传着“野生动物有营养,能补身体”的说法。

  而野鸟放生是最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每逢农历初一、十五,或是生日和结婚等重要日子,有人会购买大量野鸟用来放生。这样的生意,鸟贩子每年可做到二三十万元。

  浙江野鸟会秘书长范忠勇表示:“放生的人,不是买一个两个。一买买上万块放生。实际上放生,也是一种信仰,还是要倡导科学保护动物。”

  浙江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总站副站长周晓丽告诉记者,非法捕猎、买卖野生动物行为的监管涉及多个部门,单靠一个部门很难杜绝。“市场外执法当中查到的无证经营、非法收购、野外猎捕,都是林业部门监管。市场上是工商为主,交通铁路部门运输环节的监管、海关进出口环节的监管、网上网信部门的监管,几部门联合(管),一个部门是管不住的。”

  浙江野鸟会秘书长范忠勇则认为,多部门监管很难做到严丝合缝。“经营许可范围对不对很难说,实际上执法有很多部门,监管不是很到位。林业直接去查,市场操作也不是很容易。”

 


浙江多地频发非法捕鸟案件 野鸟地下交易猖獗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