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佩小姐的奇幻城堡》嘲讽了麻木的成人世界

娱评:《佩小姐的奇幻城堡》嘲讽了麻木的成人世界

2016年12月06日 09:58 
 

  【今日看片】

  在导演的镜头语言里,隔离在现实世界之外的孩子们才是真实鲜活地生存着的,而成年人只是在目眩神迷的游乐场里自娱自乐和漫无目的地游荡。

  1 杰克逃离的是压抑的现实

  童星出身的英国演员阿沙·巴特菲尔德已经脱去稚气,在《佩小姐的奇幻城堡》扮演一个既不出众也不讨人喜欢的孤僻少年杰克——一个在学校里不受同学待见,在家里也得不到父母的关心和理解,只和爷爷特别亲近的高中生。杰克的父母有着无趣的成年人的世界——妈妈忙于事业,爸爸名义上是一个鸟类学家,但是轻易就会对自己的事业丧失信心,一受打击就喝酒聊以度日。麻木、冷淡、缺乏好奇心,生活按部就班,拒绝接受世界上可能有超出自己经验和想象之外的事物——这似乎是许多普通成年人的写照。杰克的爷爷是离孩童世界最近的人,但却被家人认定为有精神问题。

  爷爷的离奇去世迫使杰克远赴威尔士的远僻小岛,追寻爷爷记忆中住着一群异能儿童的孤儿院。这是杰克对一直以来压抑、冷落他的这个现实世界的反抗,也是寻找真实自我和爷爷的精神故土的归乡之旅。

  2 故事隐喻着成人和孩童思维的对抗

  实际上,这座孤儿院在二战时已经被德军炸毁,但这间孤儿院孩子们的监护人佩小姐拥有控制时间的奇妙能力,她将孤儿院所在的这栋古堡置于一个隔绝于世外的时光圈,德军炸弹降临前的1943年9月3日这一天,在佩小姐打造的时光圈里无限循环。

  蒂姆·波顿擅长在电影里塑造一些外表怪异惊悚但是内心十分温暖的人物,佩小姐和她的孩子们也是如此。孤儿院的“古怪人”里有隐形人,会随风飘荡的少女,嘴巴长在后脑勺上的小女孩,还有可以操控心的男孩,这些孩子的外形看起来可怕,内心却善良忠诚,永葆一颗童真的心。

  当杰克踏入佩小姐所打造的隔绝于世的时光圈以后,他立刻就被这里吸引了。这个古怪孩子们的儿童之家虽然看起来阴森可怖,但是生活在这里的人内心温暖善良,永远以孩童的形态在花园里玩耍,和外面世界全无生气、灰暗压抑的气氛截然不同。导演借古怪少女爱玛之口说,只有古怪人才能进入时光圈,正是明示孩童有着自己天真烂漫的世界,而只有拥有童心、不在苍白阴郁的成人世界里迷失的人,才能够进入这个世界。

  但是佩小姐这样苦心经营的世外桃源是脆弱的,而威胁它的是贪婪、杀戮的化身——怪物“哈罗”,“哈罗”的本体不是别的,正是被欲望吞噬了的人。怪物追杀古怪儿童是为了吞食他们的眼睛——暗喻的是欲壑难填的巴伦和他的党羽,期望用纯洁美好的童心拯救堕落的灵魂。

  影片的高潮也暗合着成人世界和孩童世界的碰撞——在码头边的一座游乐园里,异能儿童们和隐形的怪物们展开最后的搏斗,巨型怪物、骷髅士兵们和游乐场里的节庆气氛交错成光怪陆离的大决战。有趣的是在这个游乐场里玩耍的几乎都是成年人,而导演没有给游乐场里任何一个游客以正面或是单人的镜头,他们始终游离在焦距之外,面目模糊、缺乏生气。在导演的镜头语言里,隔离在现实世界之外的孩子们才是真实鲜活地生存着的,而成年人只是在目眩神迷的游乐场里自娱自乐和漫无目的地游荡。所以最后,杰克意识到看似正常却毫无温度的生活不值得留恋,决定抛下现实生活中的一切,回到古怪人世界里。

  3 情节高开低走难以撑起后续作品

  《佩小姐》自然不是一部完美的作品。对于导演的影迷来说,这部电影和蒂姆·波顿的巅峰时期水准有着一定的距离。独特的电影视觉语言使得他的作品总是有极高的辨识度,他人永远无法复制鬼才强烈的个人风格,但是《佩小姐的奇幻城堡》在波顿的作品里显得中规中矩,有种无法挑出大毛病但也并不亮眼的平庸感。

  电影宣传的暗黑童话的确名副其实,影像画面是熟悉的波顿式哥特风格,惊悚恐怖场面的穿插也抓紧了观众的注意力,但是在华丽的视听享受之外,故事的内核却有些低幼。最后一场和巴伦的大决战里反派们的战斗力和智商都突然下降,草率的收尾由此使得前半段充满张力的铺垫有些立不住,给人一种高开低走、虎头蛇尾的感觉。影片结尾男主再一次回到古怪儿童们的世界里,怪物们还没有被铲除干净,总给人一种在为续集做铺垫的感觉,鉴于原著小说也的确分三部,片方很可能有着打造一个IP系列的野心。然而一部稍显平庸的前作是否可以撑起后续作品?这可能还要先打一个问号。

  □青泽(影评人)

 


娱评:《佩小姐的奇幻城堡》嘲讽了麻木的成人世界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