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动能转换 专家:别把“板子”打到虚拟经济上

2017年01月17日 02:42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分享

  【中国经济论坛】新旧动能转换 专家:别把“板子”打到虚拟经济上

  文章导读: “网店是‘新经济’,但直接带动了实体工厂的销售;快递业作为‘新经济’的代表,同样既拉动了消费也促进了生产。这些典型的新经济行业,实际上都是‘生产性服务业’,都是在为实体经济服务,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期)

  “网店是‘新经济’,但直接带动了实体工厂的销售;快递业作为‘新经济’的代表,同样既拉动了消费也促进了生产。这些典型的新经济行业,实际上都是‘生产性服务业’,都是在为实体经济服务,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 1月4日,李克强总理在2017年第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醒参会人员要正确认识“实体经济”的内涵:“实体经济”是一个相对于“虚拟经济”的概念,不是仅仅包含制造业,而是涵盖着一二三产业。

  这段时间,以宗庆后和马云为代表的两派企业家正在进行一场焦点为“虚实之争”的论战。先是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央视财经频道《对话》节目中,对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之前提出的“新零售、新制造、新技术、新金融和新能源”的“五新”定义未来商业世界的观点提出质疑。他表示,“除了新技术以外,其他都是胡说八道”,就是“虚拟经济把实体经济搞得乱七八糟”,言辞非常激烈。

  随后,马云在出席“江苏省浙江商会十周年大会”时,主动谈到了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争,表示“企业没有实体和虚拟之分,只有好企业和坏企业之分”,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不是互联网冲击了你,是保守的思想,不愿意学习的懒性淘汰了你,是自以为是淘汰了你。”

  这一话题也成为了全社会热议甚至是争吵的焦点。两位企业大佬的观点针锋相对,言辞激烈,也引发了整个企业界的站队声援。传统实体经济企业家们认为,以互联网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抢占了实体经济和线下渠道的市场份额,它们的野蛮生长导致实体经济发展艰难;而另一方面,也有大量企业家“站队”马云,认为只有拥抱互联网、“虚实”结合才可能有未来。

  当前传统动能正面临改造升级的迫切任务。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方面要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消化过剩产能;另一方面要推动传统动能,尤其是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但是,如何用新经济、新业态、新动能的蓬勃力量,推动传统产业?尤其是实体经济如何更好适应经济转型、提高竞争力?1月1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办的 “新旧实体经济研讨会”上,业内专家就“虚实之争”和新经济、新动能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别把“板子”打到虚拟经济上

  国家信息中心研究部主任张新红:新旧实体经济的争论从互联网开始出现就一直存在。更多的互联网经济体反而是2000年泡沫之后出来的,包括阿里、腾讯都是那时候出现的。现在赶上经济下行的压力,连续20多个月经济下行,新经济是好,但是它抵挡不了旧的经济下行滑坡的速度,无法抵消。新经济发展过程中基本上都会遇到创新发展与依法行政之间的矛盾,在原有的法律没有改革的情况下,要发展新经济就要冒风险。敢于担当是没问题,但是容易受伤,所以矛盾是很大的。

  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学院教授陈禹:所谓的实体和虚拟经济,是经济复杂系统中的不同层次,是不同阶段发展出来的不同层次,不同层次的经济之间度量标准、目标追求、分工模式都是不一样的。简单说,由于新技术的使用,使得我们产生了新的分工模式。

  现在中国遇到的问题,这些实体经济的人把板子打到虚拟经济或者是互联网经济上是不公平的,没有它们照样会有产能过剩等问题。技术革命造成新的分工模式的出现,新的经营方式、新的经济实体出现,随后整个经济格局发生变化,这个变化中我们准备不足,经常被传统的制度、观念所束缚,这种情况下会简单地理解当前遇见的问题,包括中国经济遇到的问题、世界经济遇到的这些问题,只有通过创新来解决。

  新经济的八大特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魏际刚:我国提出新经济是指新的经济体系,电子商务、互联网经济其实只是整个新经济的一个部分。新经济的内涵很丰富,涉及到新的产业、新的服务、新的技术、新的产品、新的组织、新的商业模式、新的业态。新产业除了互联网经济和新工业体系、新流通体系,也涉及到一些新的交易方式,新的金融、新的消费和新的生活方式。

  我们认识新经济一定要把握新经济的特征,只有把握了新经济的特征,才能够制定好体制机制和治理规则。新经济的特征是八个方面,第一是以人为中心;第二是数字化连接,降低了成本、提高了效率;第三是新经济基于新的要素,比如最重要的新要素就是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挖掘潜力和价值推动产业升级;第四是协同和集成,这是全方位的,包括全价值链方面;第五是自动化,每一轮经济发展都把自动化推上新的程度,这一轮已经实现了全价值链的自动化;第六是智能化,将智能技术应用于全过程;第七是一切皆服务,过去强调的是制造、生产、实体,未来将会从生产转向生产与服务并重,甚至服务在整个价值创造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第八是大生态化,因为数字化的连接,使得新的经济、生态体系,在更大范围内配置资源成为可能。

  如何用创新驱动实体经济发展?

  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吕本富:新经济和旧经济有没有差异?学问没有新和旧的问题,但是新经济和旧经济差异还是有的。工业经济存在着最基本的现象是交易不对称,经常是小的消费者和大的集团进行交易,所以体量不对等,交易不对称比信息不对称更加广泛。这样造成的第一个结果是店大欺客,第二个结果是产能过剩。到了信息经济时代不一样了,交易的主题相对对称些,这样一来交易的效率就更高,对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剩余分配也均衡了一些。所以新旧经济还是有些不大一样的地方。

  与新旧经济相关,消费者剩余或者是生产者剩余,在信息经济下有没有比较稳定均衡的结果?随着交易的对称,这是理论上可以探讨的。过去宗庆后先生们掌握着定价权,现在把定价权转给马云们,这个分配的过程中是有博弈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李平: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四大措施来振兴实体经济。现在实体经济面临很大的困境,也是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我们希望用创新驱动发展,如何驱动?真正的动力在哪里?原来是靠投资、消费、进出口这三驾马车,而现在要转换成用新的要素、新的模式来推动经济的发展。

  从投资角度来看实体经济发展会发现,投资有三个比较重要的方面。一是基础设施,二是房地产,三是制造业。其中,制造业占33%,基础设施占20%,房地产占22%,这三块加起来占75%。但投资又分成政府和民间投资两个方面,比例关系是完全不同的。从民间投资来讲,40%到45%是制造业,政府的投资40%到45%是基础设施,民间投资可以看出,2012年左右民间投资的增速是28%,到2014、2015年民间投资降低到14%,最低时候降低到2.1%,所以面临的形势很严峻,振兴实体经济很重要。

  “这种颠覆才刚刚开始”

  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原副局长白津夫:新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线上线下结合,以线上来引导线下,更重要的是消费生产一体化,使电商真正实现去中间化,实现产销一体化,这是根本性的革命。

  当前不是要争论某个产业是不是实体经济,而是要着力推动新技术、新业态全面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不可替代的优势。下一步要大张旗鼓地发挥新业态的功能,改造提升传统产业。

  当然,监管和立法也是值得研究的,如何采取一些包容、宽容和弹性的政策,这当然包括新业态、新技术这些领域。比如在电商领域,现在电商也处在一个转型升级的时期,正在进入后电商时代这个关键点上。如果宽容一些,可能就提升得不错;如果出以重拳,可能真的就把它打垮了。

  同时要客观认识到,正是由于电商和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对经济下行起到很好的对冲作用,连续27个季度经济持续下行,这要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也是不能承受的,现在比较平稳地过来了,在合理的区间。

  另外,在税制上也要有一些弹性,实际调研来看,多数企业感到不堪重负,那就要调整税制,按照市场经济的原则来进一步优化税制,不能采取一些竭泽而渔的措施,而是应该在税制上“放水养鱼”、培育税源。

  整个“十三五”重中之重是转型发展,有些舆论不值得去争论,因为忽略了一个大前提,“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要转型发展,要从原有的结构形态升级到新的形态,旧的结构已经不适应了,要培育新的经济结构。这种颠覆才刚刚开始,真正的颠覆还在后面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