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量“托老所”闲置 将变身“养老驿站”

2016年11月15日 02:57 来源:新京报
分享

昨日,石景山乐龄“养老驿站”工作人员为老人洗脚。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摄

  新京报讯 北京2千家托老所只70家存活?昨日,市民政局回应,托老所存大量闲置情况,但统计不全面,部分日托型尚在运营,未详细统计。目前,北京正进行社区闲置资源摸底,普查结果年底公布。

  “托老所”非法人运营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北京市自2009年起,陆续建了2000家托老所,目前只有70家活下来。

  昨日,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回应,托老所不存在“存活不存活”问题,因为当时不是法人在运营,是由居委会、村委会负责兼职运营,并不是一种市场的方式。另外,当年条件不成熟,没有相对可持续的机制引导,也没有这么多专业的社会组织可以提供相关服务。

  据报道,2009年底北京提出“九养政策”,其中一项就是要在城乡社区(村)建托老所。按当时的设想,托老所设有一张或多张床位,为老人提供日间照料服务。2010年,全市各街道、社区的托老所相继成立,当年4月,全市托老所数量已达2484家。

  “养老驿站”是升级版

  此前,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副处长周洪敬介绍,市民政局正通过整合利用闲置的养老资源,建设1300家养老驿站,补齐社区养老短板。此外,拟将“温馨家园”并入养老驿站。

  民政局相关负责人称,“养老驿站”是针对历史阶段所存在的情况,结合现在的发展需求,准备建立的“托老所”2.0版本。其不单是提供一个养老场所,还将辐射社区,为居家养老提供服务。

  据介绍,养老驿站设施由政府提供,免费交由专业养老公司运营,由居委会、村委会协助向老年人介绍服务。驿站收取的服务费要低于市场价,对“特困人员”则免费。

  ■ 探访

  社会办托老所

  经常住不满,经营成本高

  据媒体报道,北京2000家“托老所”,由于居委会、村委会负责运营,服务内容单一,布局不均衡,只有70家活下来,其他“基本都荒废了”。昨天下午,新京报记者探访几家社会办托老所情况。

  床位很少有住满的时候

  昌平区龙禧苑二区的福寿托老所,位于一套民居内,3间卧室共设有13个床位,并雇用了4名护工。卧室内空间狭小,几位老人躺在床上。门口处贴有每日菜单,走廊里贴着老人用药剂量及时间。

  管理员吴女士介绍,床位很少有住满的时候,“目前住了11位,还剩两张床。”她说,托老所盈利不多,主要是房租贵。

  该托老所可临时托管,也接纳长期托管,由护工负责老人的衣食起居,晚上有专人值班。托管每月费用3800元,如果只托管一天,按200元计费,但不包括日用品。

  此外,托老所2011年开始营业,被托管者主要是失去活动能力的老人。

  多为失去活动能力老人

  附近一家“大西瓜小西瓜”托老所,也在小区一楼租了两间门面房,男女分区使用,其中男区有10张床位。

  下午,男区老人们坐在一起聊天,女区的老人们则在看电视。一名护工介绍,该托老所开业5年,主营日托,也有将老人留下过夜的。

  目前,该托老所还剩9个床位,共设置7名护工,被托管老人以失去活动能力者为主。她坦承,有活动能力的老人所需空间较大,会稍显拥挤。

  北京天颐养老院负责人王建华表示,托老所不仅包括吃住,还包括精神慰藉等。由于牵涉部门太多,部分托老所拿到的政府补贴不足,名存实亡。

  他表示,日托所最大困难是没有经营,服务主题与市场需求不对位。老人有很多需求,不只是吃饭。此外,由于有些失能老人照料成本较高,也给经营带来困难。

  “政府主导下会给补贴,如果完全按照市场调控来,成本会更高,比如用水用电、房租及人工等成本。”他说道。

定点医院的医生每周会到乐龄“养老驿站”为老人义诊。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摄

  养老驿站

  吃饭有餐补,可上门服务

  记者昨日探访了丰台和石景山区几家“养老驿站”。丰台区鸿业兴园养老照料中心主要接收自理、半自理、护理、认知症老人,丰台区北大地16号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则通过可视性信息系统开展居家服务,实现科技养老。

  政府提供场地和装修

  位于石景山区八角北里社区的“乐龄”养老驿站不大,有六七间屋子和一条钢架和玻璃搭建出来的走廊,六七位老人在走廊晒太阳、聊天、下棋。

  负责人王艳蕊说,场地、装修和里面的家具均由政府提供,驿站只需要付很少的钱,类似于保证金。

  政府还对餐费进行补贴。每顿餐费的标准是12元,老人只需支付四五元,其他由政府补贴。

  目前这家养老驿站有13名老人,其中有3名是日托,10名短托。“有的老人住了一天觉得很舒服,就变成短托。”工作人员介绍。

  王艳蕊说,目前乐龄已经在石景山建立起4家社区为老服务站,初步形成了品牌连锁化的社区养老服务。

  免费提供上下楼服务

  乐龄有一台爬楼机,目前免费为社区行动不便的老人提供上下楼服务。在他们的服务本上,记录着今年七月份以来,为社区老人免费提供上下楼服务的数量,目前共提供了7次服务。

  “爬楼机操作有难度,需要一个有力气的男员工操作。”乐龄员工介绍,今年9月份,社区有一位陈大爷,行动不便,四五年没有下楼。乐龄员工用爬楼机把他送下来,他高兴地晒了半天太阳。

  此外,乐龄还提供送餐和家政服务,小白板上写着,昨天共为11名老人提供了上门送餐。

  记者跟随乐龄员工去了裴大爷家,80多岁的裴大爷常年自己住。乐龄员工每周都会去他家一次,提供三小时服务,为他打扫卫生、洗衣服等。“我们是按照每小时30元收费。”乐龄员工表示。

  本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曾金秋

  ■ “养老驿站”情况

  丰台:3年内建96所养老驿站

  截至2015年末,丰台区户籍老年人口29.01万,占全区户籍总人口的25.72%。

  未来3年内,丰台将建成社区养老服务驿站96个,今年试点建设20个,已全部落实。

  丰台区建立了政府购买社会组织项目开展养老服务的机制,去年以来,共购买项目160余个,投入资金3100万元,有50余个社会组织参与服务。

  石景山:每3个社区建一所驿站

  截至7月底,石景山区60周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为10.9万人,占全区户籍总人口的28.4%。

  石景山区按照一刻钟服务圈和每3个社区建一所驿站的标准,进行总体规划。目前已建成11家养老服务驿站,还有5家已确定项目场所。

  目前,日间照料、助餐服务、文化娱乐等居家养老服务都基本实现,辐射区域内4万老年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