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产业兴起“买买买”风暴:金钱买不来繁荣

2016年12月06日 09:06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

  体育产业:金钱买不来繁荣

  能把影视剧、游戏界一掷千金又吸引眼球的收购比下去的,也许只有职业体育了。

  2016年,中国投资者大举买入顶级球队,国际米兰、AC米兰、阿斯顿维拉……这些球迷耳熟能详的知名足球俱乐部,如今老板都换成了中国人。

  近两年,体育被视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在201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器材装备中心主任李桦说,到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不难。

  体育产业在我国是否真的会出现新的前景?体育产业发展面临哪些困境?

  在财新峰会第二届体育产业论坛上,王健林、王石、姚明、孙继海、邓亚萍等试图寻找答案。

  体育界的“买买买”

  2014年10月2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 。它对于我国的体育产业无异于一剂催化剂,大量的资本和人才纷纷涌入这个大舞台,2014年也被定为体育产业元年。

  两年后的2016年,一场“买买买”风暴在体育产业兴起。

  苏宁集团高调收购意甲豪门国际米兰,另外一家中资机构从前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手中接过AC米兰的控股权。而万达集团更是收购顶级国际体育公司盈方体育的子公司,并与国际足联达成赞助合作。一系列并购,让人眼花缭乱。

  除了国际知名足球俱乐部的收购,低级别球队的投资中也出现了中国投资者的身影。

  今年11月6日,一场西班牙第三级别的足球赛事意外吸引了大量中国球迷的关注,比赛双方胡米利亚与洛尔卡的较量被冠以西班牙版“中国德比”称号。

  “德比”一词来源于200多年前的赛马词汇。在绿茵场上它是“同城大战”的代名词。“中国德比”是指中国两位球员分别效力与国外俱乐部之间的比赛,如孙继海效力的曼城和李铁效力的埃弗顿之间的赛事;姚明曾效力的休斯顿火箭队和易建联效力的华盛顿奇才队之间的赛事。

  这场在西班牙绿茵场展开的角逐,之所以被冠上“中国德比”称号,是因为胡米利亚的新主人是两位中国足球评论员李翔和唐晖,而洛尔卡的新主人是著名教练徐根宝。

  这不是中国资本第一次涉足西班牙足球。此前,万达集团以4500万欧元入股马德里竞技20%股份。

  邓亚萍是今年10月刚刚成立的“邓亚萍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发起人。该基金的目标规模50亿元。在刚刚举行的第二届中国体育产业论坛上,邓亚萍坦言,随着我国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大众对体育和健身的需求发展起来了。他们最大的挑战是找到好的项目、好的团队。

  体育产业繁荣要靠养

  中超联赛、CBA联赛等万众瞩目的焦点,是体育界炙手可热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也被认为是变现的焦点。

  然而,不同于常见的资本希望投资项目在5年内获得回报,体育产业面临众多不确定性。

  嗨球科技创始人孙继海鲜明地指出,体育赛事不可能一夜爆红,是需要养的。

  他认为,不同于娱乐节目可能在一季内就家喻户晓,体育赛事或体育IP需要一个培养的过程,才能够慢慢成为人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而国内赛事和欧美顶级联赛等体育IP相比,商业运营模式和球迷成熟度都有很大不同。

  孙继海说,英国的足球职业联赛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对于许多球迷来说,看球已经不仅仅是一种乐趣,更是一种生活追求,因为他们的父辈、祖辈就曾经坐在他们的位子上看球。”

  北京中国网球公开赛体育推广有限公司总裁张军慧同意这一观点。中国网球公开赛也是从不被看好的声音中成长起来的,经历了13年的培养和成长,已经可以通过影响力来带动收入、稳定项目。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发言格外受到关注。几天前,网上盛传一份疑似“首富一天的行程”显示,王健林清晨5点起来就健身了。而他对体育产业的布局更是吸引多方关注,他说,万达进入体育领域后,许多人建议他涉足足球、篮球俱乐部,但凭借他对体育的研究和理解,他认为体育产业远远不止运动俱乐部这么简单。

  王健林把体育产业分为“ABC”三端。其中单个运动比赛、运动俱乐部是他口中的C端,也是最低端的一个。

  A端是体育产业中的国际性组织,既包括重大综合赛事的国际组织,也包括单项赛事的国际组织。王健林说,企业想拥有A端是非常困难的,目前全球数百个体育组织中,除了极少数是家族控制外,基本都是非盈利组织,如国际足联、国际奥委会。严格意义上讲,这些组织也是公司,它们卖转播权,有收入,账上存款数十亿美金甚至更多。

  B端是代理体育产业组织或品牌赛事转播权、营销权的公司。冬奥会有七大单项冰雪赛事组织,包括冰球、滑雪、滑冰等,这些单项组织的版权和营销权全部由盈方独家代理,但是它自己很少组织赛事运营。万达此前收购的盈方便是一个B端公司。

  万达收购盈方,正是王健林对体育产业理解的一个力证。作为全球五大体育营销公司之一,盈方代理世界杯等全球重大赛事的推广业务。尽管让国人接受一项新的赛事至少要十年以上的时间,但通过将赛事落户中国,万达在未来被认为大有可为。

  体育产业中的政府角色

  时隔两年,国内的体育投资蓬勃发展,但与其同时也有声音在提醒人们,体育产业的大道上并非坦途一片,仍有包括配套政策缺失与政策执行等一些问题有待去解决。

  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主席魏纪中在发言中以篮球运动为例指出,管办分离政策在实施中打了折扣,对赛事的市场化有阻碍。

  在魏纪中看来,体育产业政策实施当前主要的障碍在政府层面,而不是社会层面。因为社会层面是自担风险、自负盈亏的,而政府层面不仅不担风险,还要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

  “要成立一个篮球联赛公司,篮协要控股30%,自己又是一个国家体育总局的事业单位,实际上还是政府在控制你。”魏纪中认为,政府说管办分开之后,政府可以不办,但是要管。但实际上还是又办又管,只不过是用另外一个牌子来办。

  “政府是守夜人,还是有必要防止资本的过度积累、垄断社会权利,但其他微观的就不应该管。”魏纪中说。

  邓亚萍提出,政府在发布发展体育产业的纲领性文件后,还需要有配套政策。《意见》提到,在城市社区打造“15分钟健身圈”,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要达到2平方米。“如何落实这2平方米的场所?赞助商能否获得相应的税收减免政策?”邓亚萍说,以上这些问题都应该由政府部门和行业各界探讨。

  国际奥委会委员、冬奥会短道速滑冠军杨扬则认为国内的体育赛事领域还缺乏统一的规则。“比如说想办一个青少年体育赛事,想找到这个圈子里的统一规则和判罚标准一致裁判,几乎不可能。拿冰球来说,北京曾经非常乱,各自为政,几家俱乐部都按照自己制定的规则行事,还出现过打架的情况。”

  在杨扬看来,规则的制定对中国体育的商业化、产业化是异常关键。“这个规则不光是比赛的规则,包括就业人员到底是什么样的,有没有规范。另外,你的市场发展能不能规范,这些都应该有相应的措施出来。”

  杨扬说,政府和企业既在博弈,又在相互扶持。政府发展体育的文件很多,“让人心潮澎湃”。但在执行过程中,不少部门还存在官本位现象。体育在中国未来必将承担更多的角色,具有更多的功能,最终商业还是要为社会发展发挥作用。(记者 李晨赫 实习生 于蒙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