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民警自创追逃攻略 两年追回41名嫌疑人

2016年12月08日 04:21 来源:成都商报
分享

退休后,养鸽子是刘元弟的一大爱好

  追逃攻略

  留心网络,寻找信息

  看人说话,见机行事

  乔装打扮,随意访问

  吃苦耐劳,坚持蹲守

  多学知识,应对自如

  决不放弃,随时紧盯

  刘元弟,今年61岁,工作44年,从警38年,曾是绵阳市公安局涪城区分局城北派出所剑南路第二社区民警,2015年1月退休。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老刘有两大爱好:一是养信鸽,另一个就是追逃。退休后,刘元弟利用自己工作时摸索自创的追逃攻略,在不到两年时间内,追回41名被列为网上追逃的嫌疑人。

  不少人对此好奇:退休了还要继续追逃?咋就不会过点清闲日子呢?他的追逃到底又有什么秘诀呢?7日,成都商报记者与他面对面聊了聊。

  鸽友传信

  仅仅5天 找到网上追逃对象

  7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刘元弟,虽然已经61岁,但他身穿一件加绒衬衣以及一件羽绒褂子,十分干练。

  刘元弟住在绵阳东街一个老小区的最顶层,顶楼则是他专用的养鸽场地。“我养鸽子已经30年了,曾当了10年的绵阳市鸽协副主席,认识了很多人,这给我的追逃工作带来了很多方便。”刘元弟一边喂鸽子一边说。

  刘元弟介绍,2015年7月,他在城北派出所询问到了一条网上追逃信息,嫌疑人王斌(化名)是江油市武都人,大学本科毕业不久,因为网上贩卖香烟被山东警方列为网上追逃对象。发现该信息后,刘元弟分析:这名大学生可能没找到工作,更有可能不知道网上卖香烟是违法的,追回的可能性非常大。

  次日一早,刘元弟驾驶自己的私家车,来到江油武都镇。到镇上后,刘元弟发现有一群鸽子在一处楼顶飞,于是他来到该幢楼。鸽子主人看见他后,直接认出了他,虽然刘元弟不认识对方,但两人还是寒暄了一阵。

  刘元弟介绍,寒暄后,他便随口问了对方“王斌住在哪里知道吗?”,谁知,此人刚好认识王斌,且就住在隔壁楼幢,便问刘元弟找对方有什么事?

  刘元弟“耍了点小心机”: “我说王斌欠我一个亲戚的钱,又不多,只有两千块”。对方告诉他王斌最近不在家,刘元弟便让他帮忙留意,一回家就请打电话联系。对方同意了,刘元弟留下电话后离开了。仅仅5天后,刘元弟接到了鸽友的电话,称王斌已经回家。这时,刘元弟立即通知了城北派出所的两名民警,和自己一起驾驶私家车到达武都,悄无声息地将王斌带上了车。此时,正如刘元弟所料,王斌确实没有工作,更不知道网上卖香烟违法。

退休前,刘元弟追逃时在群众中走访

  用心交流

  嫌疑人父亲督促儿子自首

  2015年中秋节前,刘元弟发现了被深圳警方列为网上追逃对象的平武籍张龙(化名),通过查询,找到了张龙父亲的电话。“你好,请问你是不是张龙的父亲?”当天下午,刘元弟拨打了张父电话,得到对方肯定答复后,他告诉对方,张龙在深圳时涉及一个案子,希望他能到派出所说清情况。

  这时,对方很敏感,怀疑刘元弟是冒充警察的骗子,便问刘元弟城北派出所值班电话。对方通过114查询核实后,直接拨打了该值班电话找刘元弟。当再次听到刘元弟声音时,对方确认了,但是也质疑,既然儿子犯事了,为何平武的警察不来抓呢?

  “平武的警察明后天就要来了,他们穿着警服、开着警车直接来抓,你老是不是没面子?你不是说你儿子准备春节结婚了,如果这样,女方还能嫁给他吗?”刘元弟开始了心理攻势,“他到绵阳来自首,不仅可以因为投案自首获得轻判,你们当地人也不知道,你可以给他们说儿子出国打工了……”

  当晚6时许,在家属敦促下,张龙乘车到达绵阳车站,刘元弟开车将其接回派出所,问清了情况,原来,张龙在深圳时,被几名工友叫去打牌,结果当他走到4楼时,另外几人已经走到6楼,并很快冲了下来,当他到6楼时,发现一对夫妻傻眼坐着。后来张龙才知道,几人抢劫了这对夫妻3000多元钱。

  “他虽没有进入核心区域,但他们是一起上去的,算一个抢劫团伙。后来他因为参与黑社会性质团伙被判一年半。前几天,他妈妈还给我打电话表示感谢。”刘元弟说。

刘元弟退休前用望远镜观察嫌疑人动向

  不听劝告

  发动群众坚守一月抓住嫌疑人

  打电话进行心理攻势,是刘元弟追逃的一个重要法则。但是,也有很多人在电话中不听劝告。这时,刘元弟同样会强硬较真。

  今年3月,三台籍嫌疑人刘军(化名),因在内蒙古伤人被列为网上追逃对象。刘元弟发现该条追逃信息后,开车到其老家查看,发现一家人已经搬走,几经周折才找到了刘军电话。

  “我不会来(投案)的,你有本事来直接把我抓了。”虽然刘元弟在打电话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对方仍不为所动,并发出了挑衅。

  这时,刘元弟较真劲来了,他打印出了刘军的照片,再次开车到其老家,打听刘军新的住址,但是,只知道他在三台县某条街买了房,不知道具体哪个小区。

  刘元弟没有放弃,来到这条街上,发现一共有7个小区,他便拿着照片,挨个小区询问保安和门口的商家。在找到第四个小区时,小区外的一名商家认出了此人,但表示刘军没有在家。这时,刘元弟心中大喜,递给老板一包烟,告诉老板,刘军欠自己亲戚300元钱,两年了一直不还,希望他帮忙留意,等刘军回来就打电话。

  近一个月后,刘元弟接到了商家的电话,“人回来了”。刘元弟马上向警方汇报,并和两名便衣民警,开着私家车来到小区对面。两个多小时后,刘军出现,他们跟随到了刘军家,在刘军打开房门的一刹那,直接将其抓获。

  追逃背后

  既要斗勇 又要斗智

  “追逃,不是简单的抓逃,而是既斗勇又斗智。如何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是追逃的最高境界’。”围绕追逃,刘元弟经常在想,对在逃的嫌疑人以及他们的家属,一定要倾注真感情,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要分析家属们的心理状况,要了解他们担心什么,害怕什么。刘元弟说:“在我内心,觉得追逃不仅是一件善事,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所谓善事,一是早日给受害人一个交代;二是让犯罪嫌疑人早些结束提心吊胆的日子。至于快乐,那是完成任务后的心情。”

  现在,刘元弟的书桌上放着一张打印纸,上面写着他自己总结的追逃口诀:留心网络,寻找信息;看人说话,见机行事;乔装打扮,随意访问;吃苦耐劳,坚持蹲守;多学知识,应对自如;决不放弃,随时紧盯。这段口诀就是刘元弟的追逃攻略。

  “虽然现在退休了,但我身体还很好,隔一段时间就到派出所询问网上追逃信息,继续我的追逃工作,这样可以给年轻民警起到一个传帮带的作用,同时,追逃对我来说,也有一种感情寄托在里头吧……穿了几十年警服,对这份工作有感情。”刘元弟说。

  成都商报记者从绵阳市公安局涪城分局获悉,经统计,2015年,刘元弟成功追逃28人,2016年成功追逃13人,其中三台籍最多,其次是安县、北川等绵阳区市县。虽然成绩很显著,但在刘元弟心中,仍有很多遗憾,因为还是有部分人不听劝告,不会自首,选择继续逃逸。

  刘元弟的妻子刘阿姨现在还在上班,她完全支持丈夫的选择。“我真心希望在逃人员能主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这样不仅是给受害人交代,也可以让自己结束提心吊胆的日子,早日和家人团聚。”刘元弟说。

  刘元弟退休了,能否到派出所询问网逃人员信息呢?对此,涪城区公安分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毛安表示,刘元弟到派出所询问信息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他不仅是一位退休民警,就是普通老百姓,也有给公安机关提供线索、协助公安机关破案的义务。此外,刘元弟在找到嫌疑人后,也是第一时间通知了派出所民警,具体抓捕工作都是民警在负责。当然,公民在协助公安机关破案时,不建议直接去抓捕扭送嫌疑人到公安机关,因为公民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如果公民发现线索,应第一时间和公安机关取得联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