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盗车辆披合法外衣 警方追查“黑车”背后神秘黑手

被盗车辆披合法外衣 警方追查“黑车”背后神秘黑手

2017年03月30日 16:59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新车无法上牌照 手续缘何已过户?

  前不久,四川的胡先生买了一辆车,买完车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到车管部门去挂牌上户,给车辆办手续。于是,胡先生开着自己的爱车来到了车管所。不过,让胡先生意外的是,自己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的新车,竟然上不了户。

  胡先生:他说你这个车,包括车架号、发动机在内的全部手续,都被别人登记过了。就是已经有人用这套手续上过户了。

  正规的新车上不了户,胡先生觉得自己上当了,到公安部门报案。其实像胡先生遇到的这种怪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副局长 郝从政:江苏盐城现代汽车厂,还有广州花都日产汽车,他们都有成批次的车辆被挤占上户,他们真正的客户人家买了这个车还反而上不了户。

  盗用其它车辆手续 被盗车洗白

  与此同时,2016年1月,在四川省宜宾市临港区,发生了一起很特殊的纠纷。汽车销售公司的店员小张,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判断,觉得来卖车的人不对劲,他卖的车可能是被盗车辆。于是将前来卖车的周春,扭送到了当地公安局。

  民警仔细检查发现,周春卖的这辆车,发动机号和车架号,都有不太明显的改动痕迹。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侦查员 李盖:专业技术人员对这个车辆的身份进行解码,通过他们技术处理以后,我们得知这辆车的真实的身份,是一辆在成都被盗窃的车。

  周春交代,这辆车是他从本地一家汽车商贸行买来的,商贸行老板叫刘辉。警方立即采取行动,从刘辉的公司查扣了8辆车。其中竟然有5辆是被盗车,它们的车架号和发动机号都被精心篡改过。

  盗窃来的赃车居然变成了合法车,这种事警方还是第一次遇见。因为按常理分析,给盗窃车辆重新换上合法外衣,几乎是一件无法做到的事情。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副局长 郝从政:它的合格证有36项数据,包括车辆的品牌、型号,还有车架号、发动机号,包括颜色还有轮距、轴距、排量等等。生产厂家在销售这辆车以前,必须把将要生产出来每一辆车上报到工信部,工信部(批准)允许它销售。一定要报上去登记备案了以后,才允许它生产销售。

  被盗车辆如何洗白并重上牌照?

  民警告诉记者,要想把一辆被盗的赃车洗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首先要把车辆原有的车架号、发动机号等原始数据打磨掉,再找来另外一辆车的相关数据,替换上去。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弄到另外一辆车的全套数据信息,再打印出来,才能拿到车管部门蒙混过关。好比说,小偷偷了一辆奥迪轿车,要想让这辆赃车能够上户,那他就要去弄来另外一辆相同型号奥迪轿车的全部手续,而这辆车还没被卖出去,甚至还没有生产出来。这怎么可能呢?但事情又确实发生了,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那些骗过了车管部门的车辆手续,不法分子是从哪儿弄来的呢?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副局长 郝从政:我们进行了追踪,发现兰溪刘某他上这个车牌照的手续是从成都一个网名叫“成都数据王”的人手中买的。

  汽车贸易公司老板刘辉交代,他和这个“数据王”并不认识,平时都是通过网络联系。“数据王”在汽车黑市中很有名气,因为通过他可以买到车辆的全套数据信息。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刑侦大队 侦查员 李盖:一个车像这种雅阁的话,他如果倒卖一次(数据信息)的话他自己的利润应该是在5000块钱左右。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挣到这几千块钱。

  在掌握大量证据之后,专案组前往成都,对“数据王”实施了抓捕。在他的电脑和手机里,发现了大量车辆数据信息,以及倒卖这些信息的聊天记录。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 侦查员 李盖:一般在三天之内就负责把这套手续给你做出来,做出来以后他就发微信,你看这,比如说这种情况。他就把他做出来的合格证发给你看让你确认,包括发票,你想要的名字。

  “数据王”落网后,案件仅仅算挖开了冰山一角。他在网上四处倒卖的这些未上市、甚至未出厂的车辆的数据信息,又是从哪里弄来的呢?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 副局长 郝从政:他说是从网上,在东北鞍山一个叫刘某的人手中买的。

  警方马上对刘某实施抓捕。刘某交代,在经营二手车的过程中,由于经常接触被盗的赃车,于是动起了歪脑筋。他觉得如果把这种车洗白以后卖出去,可能会有更高的利润。刘宇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同样在汽车圈里混的朋友张某。张某说,能弄到全套车辆手续,还能打印出来。

  得到了这些线索,警方迅速出击,很快,犯罪嫌疑人张某也被抓获。从缴获的作案工具和纸张成品来看,不法分子做出来的车辆手续非常逼真,用肉眼很难看出破绽。拿着它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到车管部门去上户。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副 大队长 梁重雨:这一套合格证仅仅依靠车管部门是无法辨认的,因为这个合格证它上面的数据,都是中机网里面,国家没有拿出来核发的这些能够使用的这些数据。

  警方顺藤摸瓜 幕后黑客终落网

  警方所说的“中机网”,是由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等部门共同出资组建的第三方中介机构,是工信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管理的技术支撑机构。而黑客正是入侵了这个机构,才窃取了这些秘密。民警说的“车辆数据还没有拿出来”,意思是说,拥有这些数据的车辆还没有上市,甚至还没有被生产。这样看来,张某也不是这个庞大黑色链条的终点人物,因为那些车辆的真实数据信息,并不是张某的能力所能弄到的。也就是说,在张某的背后,还有黑手。

  赃车之所以能被洗白,是因为那些数据信息都是真实的。而能拿到这些信息,原来是有人以黑客手段入侵了中机网,窃取了这些秘密。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 副局长 郝从政:张某给我们交代了,他这个数据他的来源,是从河南一个叫郭某的人那儿获取的。

  警方网上侦查发现,郭某家住河南焦作市武陟县,他并非职业黑客,而是当地一家车辆生产公司的员工,专门管理车辆合格证。专案组秘密赶赴河南,对核心人物郭某实施抓捕。

  郭某在厂里负责车辆的数据管理,有权限进入中机网的网络系统,能查看到车辆的数据信息。后来从张某那里得知这些信息能换钱,他眼红了。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 侦查员 李盖:张某叫他查什么就查什么,然后查把数据卖给他。总共差不多20万元左右。

  警方发现,郭某虽然能进入网站查询车辆的数据信息。但是,他的权限很低,只能查询本厂生产的车辆信息,不能查询其他厂家的。但现在的情况却是,大众、宝马、本田等等几乎所有名车的数据信息,郭某都能查询得到,那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 侦查员 李盖:他就通过淘宝,找到一个在淘宝上面开商铺的,开网店的刘某,这个人他是专门从事破解加密狗和复制加密狗的。通过远程控制,控制郭某的办公电脑,刘某在成都操作,一步步进这个系统里面去,把数据读取出来,然后进行篡改。

  经过刘某无数次修改、测试,郭某的查询权限大大提高,能够看到几乎所有车辆的数据信息。这样一来,赃车去黑洗白,也就变得容易了。随后,警方采取行动,幕后黑客刘某最终落网。

  宜宾市公安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 侦查员 李盖:窃取中机网数据,实际上中机网是不知道的?不知道。因为这个数据,本来是他们放在自己房间里的东西。他们自己认为他们的门窗全部是关好的,但是别人在地下挖了一条通道。

  我们一般认为,一辆车的牌照就是这辆车的身份证,不过,车辆的牌照在后续交易的过程中,是有可能变更的。和牌照相比,一辆汽车的车架号、发动机号等等数据和手续,才是跟随一辆车终身的身份标识,如果连这些都能被窃取、造假,那车辆的管理和对有关犯罪的侦破,会难上加难。

 


被盗车辆披合法外衣 警方追查“黑车”背后神秘黑手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