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辽宁政法系统化解纠纷21万件 及时化解群体性事件

去年辽宁政法系统化解纠纷21万件 及时化解群体性事件

2017年01月23日 10:35 来源:法制日报
 

  砥砺前行开创新局面

  □ 本报记者 霍仕明 张国强 韩宇

  2016年是辽宁极不寻常的一年。拉票贿选案使原本经济下行的辽宁雪上加霜。

  对于辽宁政法系统而言,更是极其特殊、充满压力挑战的一年。原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宏章违纪违法案件给全省政法系统造成严重危害和负面影响。

  新任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文章上任后,面对复杂严峻的形势和艰巨繁重的各项政法工作任务,带领全省政法机关坚决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指示精神,落实省委净化和修复辽宁政治生态要求,团结一心、砥砺前行,以扎实有力的举措和主动担当的实际行动,开创了辽宁政法工作崭新局面:为期3个月的警示教育活动入脑入心;司法体制改革稳步推进,全省遴选出法官、检察官3551人;大量行业性、专业性矛盾得以及时化解,有力维护了社会稳定。

  警示教育入心入脑

  针对自2016年初以来辽宁地区发生的王珉、苏宏章、王阳、郑玉焯等违纪违法案件,2016年9月20日,辽宁召开全省警示教育大会。次日,辽宁全省政法系统警示教育会议召开,由此,为期3个月的全省政法系统警示教育活动正式拉开序幕。

  针对此次活动,李文章掷地有声:“全省政法系统要深入开展警示教育,举一反三,对症下药,使案件的查处真正起到以案为鉴、警钟长鸣的效果。”

  活动伊始,辽宁省政法各部门党组(党委)均成立了警示教育活动领导小组,结合系统和战线实际,制定具体方案;全省各地政法机关也注重加强对本地区警示教育活动的组织领导,沈阳、抚顺、本溪等市均成立了以市委政法委书记为组长的警示教育活动领导小组。

  在本溪市公安局警示教育动员大会召开后,一名工作在基层派出所的民警说:“警示教育不光是领导的事,作为一名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也要时刻严于自律,经常反思自身的不足,并及时加以改进和纠正,做到警钟长鸣。”

  “不到监狱参观,不知道这种零距离的震撼”。在辽宁省鞍山海城市检察院组织百余名干警到鞍山市南台监狱开展警示教育活动时,一名干警感慨道道。

  活动中,辽宁全省各政法单位还紧紧围绕警示教育活动“党性教育、反思教育、反腐倡廉教育”三项重点内容,对中央巡视组“回头看”指出的“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问题进行认真梳理。

  警示教育的方式陈旧、方法过时、针对性不强是客观存在的问题,在活动中,“创新”之举层出不穷。

  辽宁省高院、省检察院、省国家安全厅等部门建立完善了廉政谈话、提醒谈话、任前谈话制度;省公安厅创新开展了廉政巡察制度,先后对全省14个市局、省厅38个处室总队和直属单位进行巡察;鞍山市政法机关成立4个专项督查组巡察互检,设立举报信箱、电话,活动以来共发现和处理违反警风警纪问题60余件;锦州、盘锦等市盘活当地教育资源,分批次组织政法干警参观监狱等警示教育基地……

  司体改革稳步推进

  2016年1月,辽宁省正式被中央确定为第三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省份。

  7月份以后,该省全力以赴加快推进司法体制改革,推动改革迅速进入“快车道”。大连、盘锦、葫芦岛三个试点市在较短时间内基本完成首批改革试点任务。

  去年12月6日,辽宁省召开全面推开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动员部署会议。目前,已经遴选出法官检察官3551人,各项工作有力有序向前推进。

  “完善司法责任制是健全司法权运行机制的核心任务,也是整个司法改革的‘牛鼻子’。”辽宁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熙照说,因此要探索机制,真正实现对司法办案流程、质量的全程监控,坚决防止审案判案权力下放后可能出现的监督缺失、权力失控的问题。

  在司法体制改革前后,葫芦岛中院有三名法官触碰“高压线”被追责。

  对此,葫芦岛中院相关负责人说:“我院制定了严格的错案责任追究制度,法官每办完一件案子,这件案子责任将跟随法官一生。”

  在大连中院,通过建立科学质效评价机制、规范案件评查机制等,健全了评价体系,确保由裁判者负责。

  辽宁省检察院则先后制定印发了以检察官权力清单为核心的一批健全检察权运行机制的制度规范,进一步厘清检察长、员额内检察官和检察官助理的职责。各试点单位也分别在检察官个人绩效考评制度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取得一定成效。

  “员额制改革是此次司法体制改革的‘重头戏’,它能否平稳推进,直接关系到改革成败。”辽宁省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为此,辽宁省建立了员额动态调整机制,适当增加基层法院、检察院员额比例。在入额方式上,采取考核与考试相结合的办法,突出对司法能力、办案业绩、职业操守的考核。

  大连市检察院检察长吴喆说,该市检察院对两级院621名报名参加入额选任的人员进行资格审查,15人被取消入额资格,既有基层院工作多年的副检察长,也有市检察院资历较深的处长,做到不照顾、不将就。

  化解各类纠纷21万件

  2016年10月,一场大规模聚集围堵千山西路的群体性事件正在秘密策划之中。

  原来,鞍山市铁西区启宏小区4栋居民楼入住多年一直没开通煤气,居民们策划这场集会,就是希望推动问题的解决。

  一名居民代表说:“别的都不差,楼里面环境什么的都不差,就差煤气。”

  铁西区委、区政府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后,综治、交警、住建委、煤气公司、鞍钢集团等部门多次召开联席会议,将鞍钢煤气引入小区,及时化解了一场群体性事件。

  据介绍,为了切实做到多元联动,鞍山市制定了《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责任分工方案》,使多元主体参与进来,责任到位、责任到岗、责任到人,实现了既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又依法规范信访秩序的双赢局面。

  辽宁省宽甸满族自治县大川头镇村民李某家的柴草垛放在了道边,严重影响其他56户村民生产、生活,矛盾不断升级。大川头司法所所长陈文姝运用法律知识经过几番调解,使这起发生在去年11月份的纠纷得以化解。

  2016年,辽宁省不断在人民调解中引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把依法调解与传统调解方式相结合,积极开展社会矛盾化解工作。辽宁全省达到省级规范化标准的调委会占总数的65%以上。

  随着人民调解工作的发展,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工作,可有效化解大量医疗、劳动争议、交通事故、物业管理等领域的矛盾纠纷。辽宁省司法厅在2016年稳步推进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建设。

  大连市采取由财政拨款保障人民调解组织场所、日常支出和人员补贴,专门用于开展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工作;鞍山市依托医学会建立人民调解委员会;本溪市在市、县(区)两级维稳大厅统一设立医疗纠纷调处窗口;丹东市采取由编委下文成立医调办,内设医调委,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开展医疗纠纷调解工作;辽阳市采取财政补助与商业保险划拨结合,解决医调委经费保障问题;朝阳市由市财政出资建立市级医调委的同时,在各县区也都成立医疗纠纷人民调解组织;沈阳、抚顺等市通过中介公司介入,在医疗保险费用中提取部分佣金用于医调委经费,开展医疗纠纷调解工作。

  2016年,辽宁全省人民调解组织参与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1万件,防止民转刑案件1200余件。

  

 


去年辽宁政法系统化解纠纷21万件 及时化解群体性事件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