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投资被骗追踪:与恩人通完电话 意识到被骗

陈满投资被骗追踪:与恩人通完电话 意识到被骗

2017年02月27日 10:43 来源:华西都市报
 

  26日早上,原本打算去成都与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见面的陈满,突然变卦,将自己关在屋里一上午。徐教授是帮助陈满洗冤行动的发起者之一,虽然没有去见面,但陈满在当天还是给徐教授打了电话。这通电话似乎让陈满意识到了被骗。陈满全家举行了一次家庭会议,决定让陈满坦然面对现实,让全家人的生活归于平静。

  同样在这一天,网上出现了一段女子向陈满推介维卡币的视频。事实上在25日,陈满的家人曾向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提供大量微信截图,表示有拍摄者曾多次到家里拜访,和家里人都很熟悉,但跟拍陈满被骗,没报警也没告知家人,让他们很伤心愤怒。

  跟拍事件披露后,拍摄者给陈满家人发来道歉微信:现在深深地忏悔,并解释曾劝过陈满多次,并准备将跟拍资料交给警方。拍摄者的道歉得到了陈满家人的认可,并获得原谅。

  最新进展

  一通恩人的电话 陈满意识到受骗了

  陈满的六个维卡币投资账户虽然能看到钱,但只是个数字无法提现。陈满有些触动了,加上媒体报道投资公司关门、警方介入调查,他决定26日到成都去和远道而来的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谈谈,听听他的意见。

  徐昕教授是陈满洗冤行动的发起者之一,陈满的代理律师王万琼便是徐教授的博士研究生。

  但原计划出发的时间是26日早上八点。陈满陪母亲王众一吃了早饭,却迟迟没有下楼。陈满突然告知旁人,还要再考虑一下,“想一个人静一静。”

  临行改了主意,陈满把自己关在屋里谁也不见,但陈满还是给徐昕教授打了电话,说还在犹豫。

  徐昕教授在电话里明确告诉陈满,他投资的那些人肯定是骗子,后来又通过微信发了相关材料给他,感觉基本上把陈满说服了,意识到受骗了。

  陈忆告诉记者,陈满今天的状态还可以,下午出门找朋友去了,“现在他的这个事情,我们关心帮助,主要还是要看他自己,希望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一次家庭的会议 让陈满坦然面对

  26日下午6点,陈忆陪母亲王众一逛公园回到家里,他说要赶紧给母亲做饭。

  把米淘好,他拿出当天的报纸说,陈满的报道发的很大,有很多内容都让人很触动,不知道陈满看了过后会怎么想,“写得很好,都是想要帮他。”

  他说,家里开了一个家庭会议,专门讨论了陈满投资这个事情,最后都表示,让陈满坦然面对,不论结果怎样,生活还是要照常过下去。

  “该上班的上班,该逛公园的逛公园,该照顾儿媳妇的就去照顾儿媳妇。”陈忆说,给陈满一些时间和空间,让他自己去面对,“陈满是我的亲兄弟,虽然他也成人了,但是我们还是要管,不管是不可能的,但要综合考虑,用合适的方式来。”陈忆说,相信有大家的关心,事情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陈忆希望陈满经历了这个事情后能够醒悟过来,回归平静,踏踏实实做人,踏踏实实生活。

  一点专家的建议 切断陈满与传销组织的联系

  陈满疑似深陷传销骗局的消息,引起了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的关注。“维卡币打着虚拟货币的旗号,说白了就是传销和庞氏骗局。”2月26日,李旭接受记者采访时,很肯定地说。

  了解到陈满把自己关在屋里,拒绝跟法学专家和律师见面的情况后,李旭说,反传销人士也很怕面对这种情况。“如果有的人不理性,把自己关起来,拒绝交流,哪怕再权威再专业的人,想把他拉回来都很难。”

  李旭凭经验认为,这段时间,传销组织也通过各种手段跟陈满保持联系,“让他不要见这些人”。而陈满也可能不愿意面对现实。“因为本身他已经投进去一百多万,本能地抵触、排斥反对的声音。”

  “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切断他跟传销组织的联系。”李旭说,另一方面,家人也必须配合。“通过亲情感化,还要贴身保护,我们碰到过很多不理性的传销受害者,采取极端方式,拒绝交流。”

  跟拍风波

  截图证实 3月前拍摄者知道陈满被骗

  在陈忆提供给记者的一系列微信截图中,有一张图片显示在2017年2月25日当天下午4点35分,一个人给陈满发来这条微信:“满哥,去年我们就知道那伙人是骗子,但不愿意你如现在一样成为焦点,没有报道也没有报案,现在舆论控制不住了,请尽量平和,也理解到家人朋友对你的善意,满哥挺得起。”

  另一张截图显示在2016年11月23日上午11点14分,在微信群里,有人已经知道陈满投资维卡币40多万,但是另一人却称“看了片子可提前杀青了”,并跟发了一个大笑的符号。

  通过微信截图的信息显示,在这个微信群里,有从事法律工作的律师,有纪录片拍摄者,还有视频平台的工作人员。

  在其中一张微信群聊天截图中,曾有人提到:“如果不行,咱们直接举报这家公司。”但另几张截图则显示,多人建议采取暗访、偷拍等形式对涉事公司进行摸底。

  从微信聊天的截图来看,这些人曾经考虑过是先把暗访视频曝光,还是先报警,但因截图信息有限,最终没有看到结论。其中一人曾提到:“各位老师放心,我肯定低调行事,前期就是摸底,这个事急不得。”

  家人伤心 拍摄者和我们很熟却没告知

  26日上午,在谈到微信群截图这件事后,陈满的家人以及曾经帮助过陈满脱离冤狱的徐昕教授、王万琼律师都表示很不平。

  25日,在谈到此事时,陈满的大哥陈忆声音都是哽咽的:“当时才2016年的11月份,那个时候才40多万,要是这些知情人能当时站出来阻止,或者给家人通个信息,陈满可能就不会越陷越深,不至于现在已经一百好几十万套了进去。”

  陈满大嫂知道这个消息后都快要哭了,她说这些人如果真心要帮陈满的话,应该当时就爆出来或者给家人通个气。

  据陈满的大哥、大嫂回忆,在这个微信群里的人,有些拍摄者曾经从去年开始,就曾多次到陈满家中拜访、跟拍,和陈满及其家人吃饭、喝茶、聊天,但却没告知家人被骗消息。“都是经常来家里的人,我们都这么熟,有啥子不能说的?”

  同时,让家人们不解的是,这些人在跟拍期间,和陈满有过深入谈话,但发现陈满已听不清进去劝说,为何没有告诉陈满的家人?这些截图记录显示,这些人早已掌握了涉事公司的很多信息,包括那家公司的地址、老板的照片,以及有人向陈满推介投资的偷拍视频。却采用暗访的形式拍摄,没有选择报警,不知出于何种目的。

  在26日上午,徐昕教授和王万琼都对跟拍陈满被骗3个月的拍摄者,提出了质疑和愤怒。

  陈满家人:说清楚了就原谅了

  26日下午,陈满大哥陈回给记者听了几段视频拍摄者给他发的语音信息,这名拍摄者对为什么没有曝光作了解释。

  在视频拍摄者给陈忆发来的一段语音信息中,对方表示,当时陈满劝不动。但预料到总有一天这个事情会爆发,需要证据,于是就想到去偷拍帮陈满搜集证据,现在视频和文字都整理好了,包括报案信都写好了。

  对方还表示,当时他们也在考虑、也在纠结要不要把陈满这个视频曝光出来,最核心的证据在他们这里。后来他们考虑到这种方式并不合适,因为可能会伤害陈满当前的状态。所以就没有以媒体报道的方式来做。对方还说,准备把整理好的材料提供给警方。结果,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做,三个月后,媒体报道了陈满疑似陷入投资陷阱的事情。

  在最后的聊天记录里,拍摄者给陈忆表示歉意,“现在深深的忏悔、罪过。”

  陈忆表示,对这些解释,他还是能够接受的,“说明他们还是有良知的。”一开始不知道情况,确实很愤怒。

  据陈忆介绍,当时带拍摄者去是作为朋友、作为老乡带过去的,“我们也熟悉,去年拍陈满的纪录片经常来家里。”陈忆说,可能是陈满当时不让人家对外说,陈满肯定是阻挡了别人,这应该有很大关系。陈忆说,既然说清楚了,也不能太责怪人家。

  2月26日下午2点,记者联系到成都律师周莉(化名),陈满家人提供的微信截图显示,周莉就在该微信群中,并提供了一些法律建议。

  对于为何微信群里有拍摄者跟拍陈满被骗,并没有及时报警或公开,周莉称,作为专业律师,她认为应当是警方,才能把钱(陈满投资的)追回来,只有警方才能打掉传销团伙。“在这个前提之下,我们来准备好,组织好办案材料,更重要的原因,我们不愿意让陈满陷入焦点。”

  随后,记者联系了微信群中的一位摄影师,正是他在26日向陈满家人发信息道歉忏悔,但他并未接受采访。而微信群中曾被提及名字的,另一位纪录片拍摄者则表示自己并没有加入这个群,也不知道这件事。

  本组稿件采写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唐金龙刘虎李智杨雪董兴生摄影报道

  /立即评/

  记录陈满还是消费陈满?

  □蒋璟璟近日,陈满疑似陷入维卡币投资骗局的消息,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怎么劝说帮助陈满已经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话题。而在25日晚上,陈满的大哥陈忆告诉记者:“有个微信群里,有律师、有拍纪录片、有拍视频的,在3个月前就知道陈满被骗,这些人收集了很多信息,跟踪拍摄陈满的生活,但没有一个人把陈满被骗的消息告诉我们这些亲人。”

  沉冤得雪者陈满还是陷入了人心算计的罗网。从一个悲剧到另一个悲剧,这段时间并不算长。如果说,投资骗局已经让这位中年男人损失惨重,那么在这一切背后,一群人未及时施救,无疑更是伤人。有证据显示,早在三个月之前,就有人开始全程跟拍“陈满被骗”,但他们并未给予足够的帮助,让陈满早日脱离骗局。

  “不说一声就看他走向火坑”,获知真相之后的陈满家人如是说。尽管这群拍摄者确有提示过陈满面临的可能是骗局,但是他们在陈满“一意孤行”之后并未再做其他的努力,既没有告知陈满家人,也没有选择报警——如果他们当时这么做了,后来的结局会不会能够好一点呢?

  “明明看到陈满被骗,只是跟拍,长时间不去报警。”试问,为什么会这样?何必要这样?这一并不符合职业伦理和公民品德的行为,着实有点让人难以理解。要知道,在律师、拍摄者的身份之上,所有人首先都是社会人。基于一个正常人理所当然的社会道德,他们也理应优先进行干预救助,而不是悄悄记录悲剧的全过程。

  作为一个理智的人,应该期待一个怎样的陈满,这并不是什么难以抉择的问题。相较于让他成为纪录片的悲情主角、成为课题研究的样本对象,我们显然更该期盼着,陈满从此成为一个“没有故事”的人,过着平静的生活,继续安稳的人生。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知情者选择了跟踪拍摄陈满,还有群成员在得知陈满已经被骗46万之后,戏言“片子可以杀青了”,这样消费着陈满身上的悲剧,显然并不妥当。

  这并不是一个美好的故事,并不是我们所愿见的剧情,也不是我们所期待的人心。一切,本应比现实更好才对!

 


陈满投资被骗追踪:与恩人通完电话 意识到被骗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