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岁老人患老年痴呆健忘 写上百封信找姐姐(图)

76岁老人患老年痴呆健忘 写上百封信找姐姐(图)

2017年02月21日 11:32 来源:成都商报
 

袁兴明老人从老照片上认出了姐姐 摄影记者 刘海韵

  到养老院半年,76岁的袁兴明已经写了上百封“信”。信上满是乱码,语序颠倒,只是反复出现“袁兴玲”3个字

  去年袁兴明终于打开了门,还问侄儿小学毕业没有。“我儿子都40多岁了,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过去”

  “杭州西湖、上海外滩……”2月20日,当老人看到这些老照片,一眼认出了姐姐袁兴玲,甚至能说出照片上的地方

  科华路福邻养老院内,76岁的袁兴明独自在寝室里一笔一画地写信。到养老院半年,他已经写了上百封“信”。然而,没有一封寄出去,因为满是乱码,语序颠倒,只是反复出现的“袁兴玲”3个字,永远都不会错。

  刚被送进养老院,袁兴明一言不发。慢慢熟络了,他才告诉护工,想找到姐姐袁兴玲。护工了解到,袁兴明是四川省皮肤病防治研究所的退休医生,一直单身,已被确诊为老年痴呆。据说,袁兴玲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去了加拿大,从此没了音信。

  信纸上“袁兴玲”最多

  昨日,护工赵大姐把袁兴明写的信递给成都商报记者,老人立即起身盯着信纸,嘴角肌肉开始抽搐,却始终没能蹦出字来。赵大姐连忙安慰老人:“他们不会拿走的”。信纸上面有“黄瓦街”、“北京医学科学院”等词语,“袁兴玲”3个字出现得最多,但更多的是乱码。

  “是不是你姐姐嘛?”被问到这里,老人开始重复:“姐姐、姐姐……”

  养老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老人长期一个人独处,逐渐脱离了说话的环境,后来被确诊为老年痴呆症,现在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语言障碍,他最多也只能说一些词,而且很难有关联。

  每年有几十封信被退回

  进养老院前,袁兴明在奎星楼街20号住了十多年。门卫高大姐从2006年到院落,就认识了袁兴明,她要把信递给他,都是一些被退回来的信件。“每年退回来几十封,邮差说没人收信。”袁兴明将自己关在家里,原单位发一些慰问金,也都只能从门缝里塞进去。“他脑子失灵了,一心想找他的姐姐。”

  70多岁的刘少儒只是偶尔听说过一些袁兴明的传闻:“六七十年代受过冲击,后来又失恋,受过刺激。”去年8月,高大姐有3天没有看到袁兴明家中亮灯,敲开门,发现他饿得形容枯槁。她给老人买了一瓶矿泉水,他拿过去就用牙咬。高大姐默默拿过来拧开,老人喝下一口,对着她双手合十。

  高大姐通知袁兴明的原单位和社区,连哄带骗地将老人送到养老院。

  四川省皮肤病研究所离退休工作部证实,袁兴明是有一位姐姐,但一直处于失联状态。四道街社区的巫主任介绍,老人性格孤僻,从不和同事说家里情况。社区曾通过公安部门,根据老人提供的信息,找过加拿大驻华使馆。“在全国公安查询系统里,都没有查到过他姐姐的信息,估计是举家出国了”。据介绍,袁兴明毕业于重庆医学院。袁兴玲毕业于四川外语学院,曾是北京气象局外文教研室讲师。

  亲戚:袁兴玲去了加拿大

  袁兴明的表哥李竟成说,袁兴明还有一个妹妹,很早就去世了。袁兴玲去了加拿大“支教”,再也没有回来。随着袁兴明的父母相继离世,其状况越来越差,把自己锁在家里,和这个世界断绝了往来。 “他的姐姐如果还在,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在李竟成弟弟李康宁的家中,还保存着表姐袁兴玲的黑白照片。一张照片背后写着:“康宁表弟惠存,西湖名胜,平湖秋月,1969年9月于杭州西湖。”李康宁记得,表姐夫向美林毕业就到了国家教育委员会外事局。这也是表哥信中反复出现“西单大木仓胡同37号”的原因。他推测,表姐英语好,后来在姐表夫帮助下去了加拿大多伦多“支教”,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袁兴明的妈妈,李康宁喊三娘,在春熙路一家针灸馆行医。他听三娘讲过一些表哥袁兴明的事情。袁兴明从中国医学科学院研究生毕业后,李康宁去成都火车站接他,表哥将一张托运单子交给工作人员,大大咧咧走了出来,李康宁赶紧跑去跟着工作人员,一清点,原来是几大箱书。

  会拉手风琴,会唱歌,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袁兴明在表弟心中一直是一表人才。“他翻译了很多国外的医学期刊,英文特别好。”经过生活的磨砺后,一表人才的表哥再也回不来了。退休后,他更是将自己关在家里,和表亲之间也断绝了往来。

  一眼认出老照片上的姐姐

  “三娘在的时候,什么事都不让表哥碰,所以他根本没得自理能力。”表弟妹窦大娘曾经在窗户边喊,“兴明表哥,开开门。”里面一直没人应声,直到窗门出现一个人做饭,水没开,面条就扔进去,窦大娘伫立在窗台边,黯然落泪。

  高大姐说,几年前也有人来找过袁兴明,说是从北京来的,但那时袁兴明已经关闭了通往外界的门,始终没有打开,这或许是他唯一找到姐姐的机会,他错过了。

  糊涂、颠倒,袁兴明至今还将他母亲的骨灰存放在家中,算是唯一陪伴他的亲人。窦大娘慨叹,去年他终于打开了门,还问侄儿小学毕业没有。“我儿子都40多岁了,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过去。” 窦大娘缓了缓情绪,打开牛皮纸包裹的信封,里面的信件上,袁兴明表达了想要出国的想法,地址却重复着“西单大木仓胡同37号”,那是袁兴玲曾经住过的地方。

  和信件放在一起的,有袁兴明青春时的模样,也有他姐姐的年轻时光。“杭州西湖、上海外滩……”2月20日,当老人看到这些老照片,一眼认出了姐姐,甚至能说出照片上的地方。但对于其他问题,他不回答,也答不上来。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实习生 唐婕

  原标题:他忘记了一切 依然写信找姐姐

 


76岁老人患老年痴呆健忘 写上百封信找姐姐(图)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