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实战化训练可喜变化:不以击落敌机数量论成败

2017年01月24日 08:35 来源:解放军报
分享

  时刻保持对目标的清醒

  ——有感于“不以击落敌机数量论成败”

  张 翚

  ●面对纷繁复杂、瞬息万变的战场情况,各级指战员都应时刻保持对目标的清醒。这是最根本的清醒,也是制胜的关键。

  不久前,空军某旅的实战化训练呈现可喜变化。对抗训练之初,有的飞行员片面追求击落战果,一次执行要害目标防卫任务,“敌机”在射程外“挑衅”,防卫战机冲上去咬住“敌机”并成功将其击落,但由于追击距离过远,另一队“敌机”趁虚而入,偷袭了要害目标。败走“麦城”后,旅领导深刻反思,提出“不以击落敌机数量论成败”,引导飞行员从战略战役层次审视空战战术应用,强调既要锤炼空战本领,更要强化全局思维、任务观念。后续对抗中,牢记教训的飞行员在占据空战有利位置情况下,果断放弃追击,迅速突击至要害目标上空实施精确打击,虽然没有击落“敌机”,却被判定取得胜绩。

  现代战争是体系对抗,不论是要害目标突击,还是联合防御制敌,都需要各军兵种力量胸怀全局、聚焦任务、精准衔接、密切配合。面对纷繁复杂、瞬息万变的战场情况,各级指战员都应时刻保持对目标的清醒,“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这是最根本的清醒,也是制胜的关键。

  保持对目标的清醒,需要敏锐的洞察力。拿破仑说:“对统帅而言,正确而准确的眼力比诡计更为重要,更为有用。”只要有战争,就有战争的全局,就有攸关全局的重心、枢纽和关节。官渡之战,曹操以弱对强抗击袁绍,相持阶段曹军缺兵少粮非常被动。异常窘迫之际,袁绍的谋士许攸来降,建议曹操出奇兵焚毁袁军囤积在乌巢的粮草辎重。胆识过人的曹操立即抓住机会,亲率精锐夜袭乌巢,最终赢得决定性胜利。“帕累托定律”告诉我们:面面俱到不如分清主次,要从琐碎事物中摆脱出来,集中精力关注完成最重要的任务。整体往往是被局部颠覆的,找准并掌控了重心和枢纽,抓住关键的局部,就掌控了全局和整体。

  保持对目标的清醒,需要坚定的执行力。执行力是贯彻落实作战意图、实现作战目的的具体实践操作能力,是连接军事决策与目标实现的桥梁。夜袭乌巢战斗中,袁绍发现曹军行动后急忙派兵驰援,面对身后大队袁军的步步紧逼,曹操表现出令人叹服的眼光和胆略,果断拒绝了部下分兵阻援的建议,严令全军将士拼死向前,终于赶在援军抵达前攻破乌巢,一举烧尽袁军粮草,这场胜利成为整个战争的转折点。可见,再完美的作战预案,缺少坚定果敢的执行也不过是镜花水月。全体指战员认准正确目标后,必须不折不扣、不讲价钱地全力以赴,即便遇到困难甚至面临牺牲也不能有任何的消极、动摇和抵触。

  保持对目标的清醒,需要随机应变勇于担当。战争是“活力的对抗”,再高明的统帅也无法准确预知战场上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可能事先制订出滴水不漏的完美计划。因而,计划执行过程中各级指挥员的勇于担当、随机应变和主动作为就显得尤其重要。1947年,东北野战军发起“三下江南”作战,2纵5师奉命东进。机动途中,5师突然发现敌一个团经过。师长钟伟判断:敌处运动之中,可打。师政委认为:东进是全局,上级的命令是铁的纪律。钟伟则认为:机动只是手段,歼敌才是目的,不能机械执行命令贻误战机。意见相持不下,战机眼看就要错过,钟伟下了决心:“就这么定了,留在这里打,打错了,砍头掉脑袋我担着,打!”激战中,钟伟连续接到上级3个即时东进的电报,他不为所动,一面组织部队攻击、打援,一面上报变化了的战场情况,特别强调5师的主动出击调动了敌人,大量歼敌的战机已经出现。东野总部终于被钟伟的坚持打动,而且发现这样更利于全局的后续发展,转而全力支持。最后,5师全歼当面之敌一个团,又拖住援敌一个师,配合兄弟部队聚歼之,干净利索地取得了三下江南的完胜。过去的战争要求指挥员敢于和善于机断行事,信息化战争更是如此。捕捉电光石火般稍纵即逝的战机,既需要审时度势,趋利避害的机敏和睿智,更要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担当精神,各司其位把握机会、创造机会,打出威风、打出奇迹。

分享